「恨不相逢未嫁時」

十月十二日,林燕妮女士在本欄左鄰,發表了《春風拂檻露華濃》,文內提及唐代詩人張籍的《節婦吟》。該詩全首如下﹕君知妾有夫,贈妾雙明珠;感君纏綿意,繫在紅羅襦。妾家高樓連苑起,良人執戟明光裏。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擬同生死。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

若只按字面的意思去閱讀,這首詩完全可以當作一首愛情詩去理解。林女士對兒子解釋﹕「……那是唐代,女人是要對丈夫忠誠的,不過,『還君明珠雙淚垂』和『恨不相逢未嫁時』便是佳句,一直流傳到今天,不然誰還記得張籍這個人?詩詞歌賦,必須有人人驚艷和有共鳴的佳句,不然只有佳篇是不夠搶眼的。」張籍(約766-830),唐代貞元進士,歷任太常寺太祝、中部員外郎、國子司業等職。這首詩,不但因最後兩句「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而傳誦,詩題《節婦吟》及其寓意,更受到讚賞。 >> 閱讀全文

伐木的斧頭

一個伐木工人,每天工作十小時,按他伐下來的樹木的多少來計算工資。最近,他發覺所伐下的樹木的數量日漸減少了,工資因而也減少了。

他想﹕是不是自己偷懶,伐木的時間減少了呢?於是,他每天都較以前早起,提早了開工的時間;午飯也吃得快一點,騰出時間去伐木;傍晚,也不時把收工的時間延後了。

這樣地工作了一個月,結算工資時,砍伐樹木的數量,竟然仍比過去少,工資也自然少了。他大惑不解,為什麼工作的時間長了,反而報酬卻少了。他很不服氣,去找主管論理,質疑是否在點算上欺騙了他。主管說,讓他去調查一下。 >> 閱讀全文

與路人搭訕

在美國紐約市的時代廣場,幾乎每一天都看見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婦,在那裏踱來踱去。有時,她還會與不認識的過路人搭訕,有時只是親切與路人打招呼。有人認為,她在那裏踱來踱去,是散步,是為舒筋活絡;有人認為她是沒有親人的孤獨者,在那裏打發自己的孤寂。

有一個好奇的記者,沒有直接訪問她,卻一連好幾天,在時代廣場拍攝她。假如她和一個過路人搭訕過,他便訪問這個過路人,問老婦人和他(她)談過什麼?訪問發表後,哄動一時,還促成了一個團體的誕生。 >> 閱讀全文

餓死的悲劇

還沒有蛻變成為蝴蝶的毛毛蟲,全身毛茸茸,樣子難看,沒有翅膀,不會飛,只能爬行。但牠們有一個習性,很受稱讚﹕每逢出動覓食,總是排成隊伍,一隻跟一隻,像一個長長的遊行行列,絕不分散。人們認為,這一種團結的、有紀律的、服從的習性。這種習性,是天生的,不必訓練而成,有人因而大為羨慕,認為倘人類也有這種天生的習性,便好極了。一個昆蟲專家卻不以為然,做了一個實驗,去證明這並不是好的習性。 >> 閱讀全文

艾森豪威爾僥倖免難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擔任盟軍的最高統帥。這樣的一個人物,當然是納粹的眼中釘,要千方百計不擇手段去之然後快。

一天,氣候嚴寒,大雪紛飛,河水結冰,滿路積雪。艾森豪威爾要回盟軍總部,參加一個緊急軍事會議。他乘坐一部軍用汽車,冒雪破冰前去。在路上,他看見兩個老人,穿衣不多,冷得瑟縮抖顫,坐在路旁。他命令停車去看個究竟,但隨從的一個參謀反對,說: 「這次的會議很重要,我們不能遲到,這事交給當地的警方處理吧!」艾卻堅持己見,說: 「等到警方人員來到時,這兩個老人恐怕已經死了!」 >> 閱讀全文

店舖的砝碼

在一個小鎮,一間麵包店、一間牛油店、一間肉店,位置相鄰。三間店舖的店主,是相識的朋友,互相往來和光顧。

一天,三人閒談。可能是彼此常常互相光顧,因而留意和發現對方出售貨物的天平,所用的砝碼,是否準確,提出質疑。

首先,是麵包店店主問肉店店主﹕「我每天都向你買火腿、香腸等肉類,買了回來,我常常會用自己的天平去稱一稱,看看重量是否準確?你到底是否老實?很奇怪,有時所買的肉比要買的重一點,你吃虧了;有時卻輕了一點,是你欺騙了我。我知道你,是不會存心欺騙的,但為什麼會這樣子呢?」肉店店主想了一想,哈哈大笑起來,說﹕「這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你不是每天都向我買一磅肉嗎?我也向你買一磅麵包,而且我總是先向你買的。到你來買肉的時候,我不用砝碼,只用向你買的肉放在天平另一邊。兩邊平行了,不就是一磅了嗎?你多給了我,我也多給你;你少給了,我便也少給。這不是很公道嗎?」麵包店店主聽了,臉上紅了一陣,說﹕「你說得對,我是用兩套砝碼的。一套是比正常的重一點,這是用來賣麵包給老顧客的;一套是比較輕一點,用來賣給陌生的顧客。也許你天天來,砝碼有時用錯了,便會或輕或重。」牛油店的店主只是在聽,沒有插嘴,最後才問﹕「你們每天也光顧我的,有沒有發現我賣的牛油,是重了還是輕了呢?我老不老實呢?」麵包店和肉店的店主,都齊聲說道﹕「你最老實,每一次買的牛油,都符合重量,而且很多時重量比買的還重一點。你用的砝碼怎樣的呢?」牛油店的店主說﹕「我也像麵包店一樣,用兩套砝碼,但不是一套正常,一套騙人。相反一套是正常的,一套是較正常重一點的。前者用來賣牛油給熟客,後者,用來賣給一些初次光顧的客人,這樣,他們大多再來光顧。」你可以想像,這三間店舖的生意,哪一間會越做越興隆呢?

請假

一個滿師多年、技術很好的技工,卻得不到升職和加薪。他原來的師傅即將退休,他向師傅訴苦,說道:「我一直聽從你的教導,多做事,少說話,埋頭苦幹,不誇耀自己的成績。這樣,得到的結果是,不升職不加薪。但一些同事,他們的技術比不上我,卻不時宣揚自己的長處,這樣,反而得到升職和加薪。你教導我的,是不是一些錯誤的經驗呢?我是不是因為你的誤導,受到了損失呢?」 >> 閱讀全文

三段路程

一個心理學專家,做了一個這樣的測驗。他選擇了三段不同的路程,但長短一樣。他又組織了三組不同的人,都是年輕力壯的小夥子,然後,每組派給他們一個嚮導,帶領他們去走這一段路,並記錄下他們在路上的表現。第一組人不知道目的地是哪裏?不知道整段路是多少長?嚮導只對他們說﹕我叫你們走,你們便走!我也不知道距終點有多遠?當走到了目的地,路便完了,不用再走了!現在,你們不用多問,問了也沒有用,只管走路好了! >> 閱讀全文

假如我是西齊弗

這是古希臘神話中的一個故事。西齊弗本是天神,但在天庭犯了法,受到天帝的懲罰。他被貶到人間受苦,每天都要推一塊大石頭到山上去。

他費了很大的勁,這件工作完成了,便回家去休息。誰料得到,就在這天晚上,這塊大石卻自動地,從山上滾了下來。天天如此,白天把大石推了上山,晚上大石卻從山上滾回到山下。天帝給他的懲罰是,要把大石推上山,現在既滾了下來,第二天他必須再做。 >> 閱讀全文

與眾不同的麻雀

森林裏的一棵大樹,有一個麻雀窩,住着一群麻雀。這群麻雀,有一個習慣,都是迎風而立站在樹枝上,所以,都是望着同一個方向。但有一隻卻是例外的,牠逆風而立,與大家面向的方向相反。

麻雀們都說﹕「迎風而立,面對涼風的吹拂,舒服得多呀!你為什麼與眾不同呢?」那一隻麻雀說﹕「我逆風而立,也會感到涼風的吹拂,同樣地舒服。我為什麼要與大家一樣呢?我們是沒有紀律規定,大家都要朝一個迎風而立的方向的!」「雖然沒有這樣的紀律,我們行動一致,才顯出我們是團結的一群呀!你逆風而立,使人們覺得我們內部的分裂,會來攻擊我們!」雖然受到眾麻雀指責,這隻麻雀沒有改變逆風而立,改變朝着相同的方向,說﹕「只是站着的朝着的方向不同,怎麼上綱上線到『團結』、『分裂』這樣大的罪名?我逆風而立,實際上對我們整體沒有什麼損害,何必這樣嚴重譴責我呢?」牠受到整群麻雀的譴責了,罪名愈來愈大,甚至用到「異己」、「奸細」、「叛徒」等罪名。但這隻麻雀,仍是一意孤行逆風而立,不改變方向。因為牠覺得,牠有站立朝向的自由,這是屬於牠個人的自由,不必聽從群眾的意見。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