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潛詩《挽歌》三首

月前,因葉劉淑儀引用了詩句,「衣沾不足惜,但使願無違」,我在 本欄寫了《葉劉要「返鄉下耕田」?》接着,又寫了《陶淵明詩兩首》。他的《挽歌》三首,也值得一讀,現在來介紹。這是他生前自挽的絕筆。

其一,寫身亡。有生必有死,早終非命促。昨暮同為人,今旦在鬼錄。

魂氣散何之?枯形寄空木。嬌兒索父啼,良友撫我哭。得失不復知,是非安能覺?千秋萬歲後,誰知榮與辱。

但恨在世時,飲酒不得足!

註釋。「早終」句:因人必有一死,所以早死也不必因壽短而悲傷。

鬼錄:死人的名冊;傳說閻王有一名冊,登記人死的日期。何之:去了哪裏?枯形:屍體。空木:棺木。

其二,寫祭奠。在昔無酒飲,今但湛空觴。春醪生浮蟻,何時更能嘗?

餚案盈我前,親舊哭我旁。欲語口無音,欲視眼無光。昔在高堂寢,今宿荒草鄉。荒草無人眠,極視正茫茫。

一朝出門去,歸來夜未央。

註釋。湛:盛滿。觴:酒杯。春醪:醪音「牢」;春天釀製成的酒。

浮蟻:酒面上浮起的泡沫,如蟻狀。

餚案:擺放食物的几案。盈:放滿了。高堂寢:睡在高大的房子。極視:極目遠望。夜未央:黑夜未盡;俗說人死後,鬼魂會晚上回來。

其三,寫下葬。荒草何茫茫,白楊亦蕭蕭。嚴霜九月中,送我出遠郊。

四面無人居,高墳正嶕嶢。馬為仰天鳴,風為自蕭條。幽室一已閉,千年不復朝。千年不復朝,賢達無奈何。

向來相送人,各自還其家。親戚或餘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體同山阿。

註釋。蕭蕭:風吹草木之聲。嶕嶢:音「潮搖」,高起突出之狀。幽室:黑暗的房子,喻墳穴。不復朝:再沒有白天。向來:剛才。亦已歌:孔子參加葬禮,當日不唱歌;如已唱歌,即不再悲傷。何所道:有什麼可說。同山阿:阿音「柯」,凹曲之處;整句是說,遺體化作了山脈而永存。

陶潛豁達,深悟「死去元知萬事空」;生時好酒,至死也「但恨在世時, 飲酒不得足」, 「何時更能嘗」;但「托體同山阿」,他最後相信精神是不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