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針:且看曾德成的官威醜態!

陳方安生贏了補選,在宣誓上任的當日,就「社會企業」議題,作了首次發言後,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隨即向她發表了挑釁性的攻擊言論,借題發揮,指摘她「忽然民主」、「忽然民生」。回歸前後,我也曾在立法機關坐了整整十八年,從未見過這樣的官威醜態!只要不是投機,即使是真的「忽然民主」、「忽然民生」,有甚麼不好?不亦應歡迎嗎?難道「永不民主」、「永不民生」,才值得稱讚嗎?曾德成的過去歷史記憶猶新,再目見耳聞他現在的官威醜態,是一貫的「極左」、「盲動」、歌頌「假菠蘿」,難怪這樣痛恨「忽然民主」、「忽然民生」了。

有備而來宣洩憤怒

這不是一時的失儀失言,他一邊翻着講稿一邊講,有備而來,有的放矢。有諸內,才形諸外,試來分析一下他的「內」。一、中聯辦和整個中共香港地下黨,對葉劉淑儀的落敗,未能為○三年推銷惡法《廿三條》翻案,痛擊泛民主派,極為憤怒。這一批人的這種集體情緒,藉曾德成的口,宣洩了出來。二、不接受《基本法》所規定的:行政機關須向立法機關負責。以為回歸後,「大地在我腳下」,毫不尊重選舉制度,目空一切,口放狂言,恫嚇港人。三、不清楚自己是高官問責制的內閣的一員,是代表着行政機關向立法機關發言的。擺出彷彿是行政機關地下黨委書記的身份,把「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私自妄為,改成「一黨一制、黨人治港、高度黨治、十年就變」。曾德成的官威醜態,不是偶然的流露,是繼圍攻李柱銘和檢控司徒華,在剛剛回歸十年後,反映了政治生態出現突變的又一個典型事例。港人必須提高警惕,拭目以待。他大抵在亟望,把司徒華關進監獄,像港英曾把他關進監獄一樣。我雖然已年近七十七,還能夠頂得住的,在這裏莊嚴地聲明:「即管放馬過來!」在這人生的最後階段,能坐一坐一黨專政下一國的特區監獄,倒是求之不得的榮幸和經驗。

侮辱逾十七萬選民

曾德成不但侮辱了陳方安生,還侮辱了曾投陳方安生一票的十七萬五千八百多個選民。曾蔭權曾收回關於「文革」的言論,曾德成也該收回這次的言論罷?他是問責高官,是否也該向港人交代責任?這兩個姓曾的,一個倡議「國民教育」,一個推行「國民教育」。嗚呼哀哉!這樣的倡議者和推行者,將會是怎麼樣的「國民教育」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