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幾位小學時的老師

戰前,肄業於導群小學,這已是六十多年前的事。其中的一位老師,無緣無故打了我一個耳光,曾在本欄寫過。寫三天前見報的《從同姓同名憶舊事》,清晰地記起其他的幾位。

一位教社會科的,不知怎的在上課時,講了《三國演義.群英會蔣幹中計》的故事,聽得全班入了迷。單只這一次,鼓勵我似懂非懂地,讀了《三國演義》、《水滸傳》、《七俠五義》等章回小說,培養起課外閱讀的興趣。

一位教美術科是女的,但髮型和衣著都是男裝,假如不聽說話,不能分辨。她替學校畫了不少抗日宣傳畫,大大幅的,掛在牆上。在美術比賽中,我憑記憶去模仿,畫了一個士兵在吹喇叭,戴頭盔背背囊,後面有一面國旗。獲選為冠軍,使我自此愛上繪畫。

五六年級的班主任是楊淑英老師。一次作文比賽的題目是《筆與槍》,我很留心聽她解題,按其意思寫了出來,說:「筆」是文人,要大力宣傳一致抗日;「槍」是士兵,要奮勇殺敵;兩者要團結,在不同的崗位上努力保衛國家。這次也得到冠軍,引起我一生的寫作興趣。

姊姊和哥哥,成績優異,每次考試都名列前茅,甚得老師喜愛。姊姊六年級的班主任陳友謙老師,來家訪。我家姊妹的名字本來是按「月」字排,姊姊名「月柳」。陳老師對先父說:這名字太嬌弱了,建議改為「秀靈」。她自此改了這名字,其他妹妹也改了按「秀」字排。太平洋戰爭爆發,港人紛紛離港返鄉,陳老師雖然已沒有教姊姊,但也來辭行,還留下鄉間的地址,希望我們有機會路過時,去探訪他。

哥哥的六年級班主任唐少珍老師,也來過家訪。哥哥升讀中學後,先父任職牛奶公司,家裏訂購鮮奶有折扣,為她訂購一枝,每天由我帶回學校給她。三十多年後,教協成立時,我在會員名單中發現她,任教於九龍城聖家小學,很遺憾,卻沒有去拜訪過。

哥哥的初三班主任是許桂生老師。日軍侵佔香港,媽媽帶著七兄弟姊妹逃難回鄉。乘船往唐家灣(在今珠海),再步行兩日到石岐,途經南朗露宿。哥哥想起許老師的故鄉,就在那裏,按址找到了他。因家裏地方太小,無法收留我們過夜,但煮了一大盤番薯,來慰問。戰後返港,他開辦了僑聯中學,廖一原老師在該校任教。我去拜訪廖老師,遇見他,還認得我。僑聯停辦後,入一聖公會小學任教,後來當了校長。

這些老師不知是否仍健在,我懷念著他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