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續《講故事,談學習》

《白馬過關》,見《韓非子•外儲說左上》。

「白馬非馬」,是戰國時名家公孫龍的著名命題。他說:馬是指形狀,白是指顏色,所以白馬不等於馬。據相傳,此論的始創人是宋國的兒說。他在齊國稷下學宮的大辯論中,雄辯滔滔,以此命題戰勝所有論敵。辯論後,乘白馬過關。馬過關是要納稅的,士兵要他納稅,他說了一大番「白馬非馬」的理論。但有理說不清,士兵不睬他這一套。他只得老老實實掏出錢來,才過了關。

給我的啟示是:有些理論,說起來堂皇冠冕,頭頭是道,但遇到現實,是碰壁的。不要在這些脫離現實的理論上,鑽牛角尖。

《屠龍絕技》,見《莊子•列禦寇》。

朱汗漫不但好學,更想學得一種很特殊而非別人所能有的本領。聽聞遠方有一位叫支離益的人,教人屠龍。於是,變賣家產,帶了千両黃金,去拜支為師,學習屠龍之技。三年後,學成歸來。人們問他,學了什麼?他高談闊論,指手劃腳,興奮地一邊說一邊表演他的屠龍絕技。人們聽了看了,大笑起來,問:即使你學得的屠龍絕技是真的,但什麼時候才能用得上這種本領,世上有哪一處地方有龍給你去屠呢?朱啞然不能回答。

給我的啟示是:「屠龍絕技」之名大矣哉!聽起來嚇人,實在一無用處,學了不是餓死,便是去騙人。千萬不要學這樣的本領。

《蝜蝂負物》,見《柳河東集》。

這是柳宗元寫的一個寓言,我曾在本欄說過。蝜蝂(讀負版),是一種小蟲。很喜歡背東西,無論遇到什麼東西,總要設法放在身上背着。牠的背粗糙,背上了東西不易掉下來。這樣,牠背上的東西,便愈積愈多愈堆愈重,終於把牠壓得不能走動。人們看見了,可憐牠,把牠背上的東西拿去。但牠能夠再走動後,又把遇到的東西背上。牠還喜歡向高處爬,拚命地爬,結果滾下來,摔死了。

給我的啟示是:辛辛苦苦地學習,精神可嘉;但貪多無厭,不自量力,反而寸步難進。既要勤奮,也要掌握關鍵。做事也一樣,忙忙碌碌的事務主義,不可取而須克服。倘再喜歡向上爬,就更危險了,是會摔死的。

《捉螢和看天》,見《笑林廣記》。

這是杜撰的諷刺笑話。車胤和孫康,家貧而勤奮,卻買不起油點燈夜讀。車用袋子裝了螢光蟲,孫用積雪反映月光,在夜裏讀書。後來,兩人騰達了。孫去拜訪車不遇,家人說他捉螢火蟲去;車去拜訪孫,見他立在庭院,問為什麼不讀書,答:我看今晚的天色,是不像會下雪的。

給我的啟示是:死守盛名,便背上包袱;躺在盛名之上,只會倒退。

一連三篇,十一個故事說完了,希望讀者不致厭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