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的祖父

「有誰是小康人家而墜入困頓的麼,我以為在這途路中,大概可以看見世人的真面目」。

魯迅在《吶喊•自序》中寫的這一段話,雖然上文有提及久病的父親,但這並非是家道中落的主要原因。據我推測,是由於他的祖父犯了科舉作弊,被判「監候斬」(即現在的「死緩」)入獄。這是他從來未有在文字或言語中說到的,大抵視為一種「家諱」。

他的祖父叫做周福清,是同治十年(1871)辛未科三甲第十五名進士。光緒十九年(1893)八月,浙江舉行鄉試。試前的七月二十五日,周受了馬、顧、陳、孫、章五家之託,來到蘇州,打探誰是主考官,準備行賄,買通關節,以便讓託者中舉。

二十七日,主考官到了蘇州,打探之下,知道是殷如璋,此人恰巧是周辛未科的同科進士,兩人是相識的。周大喜,因而衝昏了頭腦, 鹵莽行事,終於闖出大禍。

他差遣僕人陶阿順,帶着

親筆信,到官船去交給殷如璋。信裏有紙兩張:一張寫着,「憑票付洋銀一萬元正」;第二張寫着,「馬官卷,顧、陳、孫、章,又小兒第八,均用宸衷育茂」;另附有周福清名片。第二張紙寫的是密語,意思是:請錄取馬、顧、陳、孫、章,以及周的長子周用吉六人;他們的試卷中,暗藏有「宸、衷、茂、育」四字,代價是一萬元。

陶阿順帶着信,來到岸邊,但不准上官船。他是個粗人,一時火起,勃然大罵:我怎麼送錢來,竟然不准上船沒有人收!這些話所有人都聽到,大感愕然,覺得事有蹺蹊,非同小可。

這時在官船的,除了主考官殷如璋外,還有副主考周錫恩。事情已經曝光,殷未吃羊肉已一身羶,不禁大怒,而且為了自救,不管與周福清有什麼交情關係,立即下令把陶阿順捉了,連人帶信,送交蘇州府審訊。人贓並獲,周福清難逃科舉作弊罪。他在杭州坐了九年監,直至光緒二十八年(1902)死於獄中。

這案件使周家陷入困頓,魯迅也受到很大的刺激,影響了一生。但對他可說是「塞翁失馬」,假如沒有經歷這番困頓,受到這樣的刺激,他後來是否成為一個戰士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