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廣田屍體直立水中

《新文學史料》(季刊•○六年第二期),刊出《李廣田專輯》,內有文章八篇。李是中國近代名作家,寫新詩、散文、小說。我年輕時讀過他的作品,但印象不深;曾在本欄提及,他在聞一多的《最後一次的講演•附記》中,透露該講稿被刪節過。四九年後,除了整理少數民族敍事長詩《阿詩瑪》外,再不聽到他的消息。讀了《專輯》,才知道他在文革中慘死。

文革時,他做雲南大學校長。被批鬥,造反小將用繩子套住他的頸,像牽豬羊一般,不知是死前還是死後,被投入一個污水池。這污水池原叫蓮花池,就是很有名的陳圓圓投水自盡的地方。後因年久失修,變了污水池,離雲南大學不遠。

幾小時後,被附近村民發現了,把他撈起。他的屍體,腹中無水,頭被擊傷,滿臉鮮血,頸有繩索痕迹。「腹中無水」,說明他不是淹死;頭傷、鮮血、繩痕,可間接證實,他是被毒打而死,然後投入池裏。據目擊打撈的人說:他的屍體在水中直立,死而不倒!他雖然死了,還是多麼的不屈服、不甘心啊!

一九三七年七月,抗日戰爭爆發,他在濟南市一中任教。不久,日軍逼近濟南,全校師生遷往泰安上課。十二月,泰安被炸,他又與校長、同事、學生開始一個八千里的長征。一路風餐露宿,徒步跋涉,跨越山東、河南、湖北、陝西、四川五省,最後到達四川羅江,駐下復校。參與這長征的學生,共三百多人,年齡由十二三至十五六,因為不願做敵人統治下的亡國奴和失學,離開故鄉告別父母,追隨老師而去。這些學生中,不少後來成為了國家社會的棟樑,曾任外交部發言人的章啟月之父———章曙,便是其中之一。李廣田更留下待產的妻子,頭也不回而踏上征途。這長征,歷時十五個月,路程七八千里。

在羅江,學校改名為國立六中四分校。李任教語文,因課本不足,用了一個很特別的教學法,以朗誦代替課本。從《詩經》、《楚辭》、漢魏樂府、李白杜甫、唐宋八家、明清小說,以至近代作品和翻譯名著,選出範文朗誦,然後分析講解,聽得學生如癡如醉。

抗戰的同仇敵愾,文革的殘酷內鬥,李的一生,顯示出那極端強烈的對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