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來自製的聖誕卡

自86年開始,我每年都自行設計印製聖誕卡,寄贈親友,至今已整整二十年了。這二十張聖誕卡,封面所印的字句如下。

86年:「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雪萊)

87年:「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孔子)

88年:「寒凝大地發春華。」(魯迅)

89年:「城春草木深。」(杜甫)

90年:「孩子回答說:『我是即將來到的日子。』」(羅曼羅蘭)

91年:「他便退出院外,失聲痛哭。」(《聖經•路加福音第二十三章》)

92年:「為什麼我的眼裏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艾青)

93年:「嘔出一顆心來—在我心裏!」(聞一多)

94年:「江天如墨我飛還,折梅不畏蛟龍奪。」(龔自珍)

95年:「手提肝膽輪囷血,一笑心輕白虎堂。」(聶紺弩)

96年:「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晏殊)

97年:「不容明月沉天去,東海潮來月怒明。」(龔自珍)

98年:「任憑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曹雪芹)

2000年:「去尚纏綿可付簫。」(龔自珍)

01年:「望斷天涯路一條。」(自撰)

02年:「濯纓濯足延河水,河底漸低岸更高。狼洞難留青面獸,從來謠諑痛離騷。」(聶紺弩)

03年:「西北高樓清怨絕,茫然拔劍幾徘徊。江山無限憑欄處,急雨狂風燕不來。」(自撰)

04年:「安得有不盡之花更雨新好者,三百六十日長是落花時?」(龔自珍)

05年:「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王維)

上述的字句,從86年到93年的,以印刷字體印出,共八張;其後的十二張,都是以我自己的書法題寫。

每年選用這些字句時,都花了一些心思,很反映出當年的感情。比如,89年發生了「六四」事件,我便引錄杜甫的《春望》一聯,「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下一句,隱去上句是為了含蓄。又如,2000年是舊的世紀已逝,新的世紀來到了。在過去的一個世紀,人類歷史經歷了大轉折,很值得從中汲取經驗以展望未來,所以引錄了龔自珍七律《又懺心一首》中,「去尚纏綿可付簫」這一句。其他的,也有一定的寄意,不贅。

收到這歷年的聖誕卡的一些親友,有保存下來之意,缺某一年的,向我索取,但我未必仍有。現將這二十張,重印五百套,定價一百元,連成本全數捐贈支聯會。如想訂購這套裝聖誕卡的,請撥電27826111與支聯會聯絡,或到維園年宵市場支聯會攤位購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