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自為對的楹聯

《名聯談趣》(梁羽生著、上海古籍出版社,台灣繁體字版書名改為《名聯觀止》),書末附錄一文《楹聯的各自為對格》,詳述了另一種對聯的格式和寫法,很值得喜愛對聯的朋友一讀。茲簡略介紹其內容於下。

一般來說,上下聯同一位置的字句,須合乎三個原則:一、詞性(名詞對名詞,動詞對動詞);二、虛實(實詞對實詞,虛詞對虛詞);三、平仄(平對仄,仄對平,可「一、三、五」不論)。但在古今名聯中,卻有不少打破這些原則,並非上下聯成對,而是上聯和下聯在本身之內,各自為對。這是一種變格,也普遍使用。例如,近代詩人楊雲史,悼陣亡軍士輓聯:

「公等都游俠兒,我也有幽燕氣,可憐北去滯蘭成,聽鼙鼓一聲,愴然出涕;醉後摩娑長劍,閒來收拾殘棋,慚愧西來依劉表,看春江萬里,別有傷心。」

上下聯的頭兩句,是完全不對稱的;但本身的第一、二句對稱,「公等都游俠兒」對「我也有幽燕氣」,「醉後摩娑長劍」對「閒來收拾殘棋」,這就是各自成對了。

諷罵袁世凱的輓聯:「總統府,新華宮,生於是,死於是;擁戴書,勸進表,民意耶?帝意耶?」

在上聯,「總統府」與「新華宮」成對,「生於是」與「死於是」成對;在下聯,「擁戴書」與「勸進表」成對,「民意耶」與「帝意耶」成對。各自成對,可以是聯中的一兩句,也可以是一句中的一部分,甚至一兩個詞語。

楊度輓梁啟超聯:「世事亦何常,成固欣然,敗亦可喜;文章久零落,人皆欲殺,我獨憐才。」

在上聯,「成固欣然」與「敗亦可喜」成對;在下聯,「人皆欲殺」與「我獨憐才」成對。雖然嚴格來說,詞性的對偶不甚工整,但句子的結構相同,也是可以接納的。

廣州大同酒家的嵌字聯:「大包易賣,大錢難撈,針鼻削鐵,只向微中取利;同父來少,同子來多,檐前滴水,幾曾見過倒流。」

在上聯,「大包易賣」與「大錢難撈」成對;在下聯,「同父來少」與「同子來多」成對。在這各自成對中,「大」對「大」,「同」對「同」,所謂各自成對,不必字字對稱,只是句子結構相同的寬對而已。

上下聯各自為對,最少可以只有兩個字,只須上一個字和下一個字是同類詞,屬所謂「聯綿詞」便可。這是更寬的格式。

例如,岳墳名聯:「正邪自古同冰炭,毀譽如今判偽真。」廣州越秀山五層樓聯:「萬千劫危樓尚存,問誰摘斗摩星,目空今古;五百年故侯安在,只我倚欄看劍,淚灑英雄。」廣州陶陶居酒家的嵌字聯:「陶潛善飲,易牙善烹,飲烹有度;陶侃惜分,夏禹惜寸,分寸無遺。」

上述例子中,「正邪」與「毀譽」、「冰炭」與「真偽」、「今古」與「英雄」、「飲烹」與「分寸」,詞性不同,虛實有別,在一詞語中,或是聯綿詞,或是兩字對稱,也可以運用到各自成對的變格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