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加之行

三藩市的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下月廿三日,紀念成立二十周年,來函邀約出席,我答應了。該會所設的中國民主傑出貢獻獎,我是第三屆的得獎者。八九年四月前往領獎,認識了創辦人和會長黃雨川兄,一見莫逆。我敬佩他的執著孤詣,曾贈他一幅字:「不惜歌者苦,但傷知音稀」(《古詩十九首•其五》)。九八年三月,他腦溢血,猝然逝世。當時,我在本欄發表了悼文。現由其遺孀蔣亨蘭女士,擔任會長。

○四年十月卸任立法會議員後,美加各地朋友,曾多次邀請我去訪問,都婉拒了。這一次,應邀的一個心願是,要到亡友墓前獻上一束鮮花。美加各地朋友聞訊,紛紛希望我順道也到其他城市。我們不見已九年了,見得一次便一次,何况順道?行程如下,括號內是抵達日期:

溫哥華(八月三十日)、卡固里(九月三日)、多倫多(六日)、紐約(十日)、華盛頓(十三日)、洛杉磯(十七日)、三藩市(二十日)、

香港(廿六日)。美加的朋友們,不少是那邊出版的《明報》的讀者,在此借本欄,代作通知。

起行前的準備,首先是全身體格檢驗。報告是一切正常:包括心臟、血壓、肺部、血糖、尿酸、骨質、膽固醇等等。但眼睛和牙齒卻有毛病。兩眼都有白內障,右眼還有斜視,依醫生意見,只做了左眼手術,右眼回港後才做。牙齒須種牙,植螺絲六枚,手術較大,醫生也建議回港後才做。這樣,在旅途中也無大礙。

其次是本欄的稿件。一向,見報的每一篇,我約一周前便交稿,打好字後傳真給我校對,校對後傳返才刊出。在旅途中,寫稿、校對,往返傳真,都不方便,而且恐防有失而脫稿。於是,我提前寫了由八月三十一日至九月三十日見報的,共十一篇,並已校對了傳返。這十一篇,可說是「罐頭」。這樣,安心了,如仍脫稿,不是我的責任。

再其次,在各地都有演講,如起程前,已接到講題的,便寫好講稿。特別是,須以英語發言的,要先寫了中文,再請人代為翻譯,然後練習。練習方法是,請人作了錄音,反覆去聽。

最後,除黃雨川兄外,還想到三位朋友墓前拜祭,均須事前與其家人聯繫:卡固里的郭全本老師,洛杉磯的金老堯如、鮑宣睿牧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