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邊塞詩七絕三首

初、盛唐時期,東北、西北各處常有與外族的戰事。率軍的節度使,幕府中有文人包括一些著名詩人,掌管文書事務。這些詩人,寫下了不少歌咏邊塞風光和戰士生活的詩歌。這一類詩歌,被稱為邊塞詩,神韻豪邁,情感悲壯,是歷代所少有的。唐詩分初、盛、中、晚四個時期,各時期的作品風格有異。邊塞詩,是最能表現出盛唐氣派的一種。

有各種體裁的邊塞詩。我曾建議,學寫舊詩宜從七絕入手;那麼,多讀和背誦,也應以此為先。所以,本文也只來介紹邊塞詩的三首七絕。

王翰的《涼州詞》:「蒲桃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卧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註釋。《涼州詞》:涼州,地名,今甘肅武威縣;《涼州詞》是當時的樂曲,此詩按該樂曲寫成,故用樂曲為題。「蒲桃」:即葡萄,可釀美酒。「夜光杯」:用美玉雕成的酒杯,因晶瑩通透,在燈光下可看見杯裏的酒的顏色,故稱「夜光杯」,並非杯子能發光。「琵琶」:源自西域的樂器,隨軍征戰西北的樂隊,喜愛演奏。「催」:催促戰士們出發。

語譯。我在馬上,舉起滿盛葡萄酒的夜光杯,正要痛飲,送別的樂隊奏出催促出發的樂曲。但是,我還是飲了這一杯,才前赴沙場。假如因此而醉了,倒臥在沙場上,你們也不要怪責譏笑我。從古以來,出征的戰士,有多少個能夠活着回來的呢?也許,我現在飲的這一杯,是最後的一杯了。

「欲飲琵琶馬上催」這一句,大多數的註釋,都解作在馬上彈琵琶。我卻作「馬上欲飲琵琶催」去解,這樣才更刻劃出戰士的英姿和氣概。因三四字須平聲,故將「馬上」兩字調後。

王之渙的《涼州詞》:「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註釋。「羌笛」:西羌人的笛子,也是外族傳入的樂器。「玉門關」:唐代西邊要塞,出征的基地。「仞」:八尺;萬仞,極高也。「楊柳」:古人送別,折柳以贈,並吹奏樂曲《折楊柳》。

語譯。遠望黃河,好像從高處白雲之間流下來。這小城,在一片萬仞群山中,好像一個被遺棄的孤兒。不要埋怨羌笛沒有吹奏樂曲《折楊柳》,春風吹不過玉門關,這裏長不出可折的楊柳。雖然如此,我們也忘不了親友的送別情景。

全首四句,都描繪着邊塞的風光,雖險峻、荒涼,也雄偉。假借羌笛,以該處的荒涼,來表達對故鄉和親友的懷念。

李益的《夜上受降城聞笛》:「回樂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不知何處吹蘆管,一夜征人盡望鄉。」

註釋。「受降城」:在今內蒙古。「回樂峰」:在今寧夏靈武縣。「蘆管」:截蘆而成,胡人樂器。

篇幅所限,語譯不贅。「沙似雪」和「月如霜」,本是平凡的描寫,但加上地名,並對句而出,很有氣勢。末句的「一」和「盡」字,寫出深深的感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