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壁鐘的時、分、秒針

大大的廳子裏,掛着一個大壁鐘。這壁鐘,有時針、分針和秒針。廳子裏的人們,想知道時間,便抬頭望一望,看看時針和分針的位置,卻很少留意到秒針的;只有秒針停止走動而被發覺,才說:這鐘壞了,要修理修理。

一個靜寂的深夜,廳子裏沒有人,只聽見「嘀嗒、嘀嗒」的清脆聲音。這聲音,忽然變了哭泣,原來是秒針在訴苦:

「分針哥哥、時針哥哥,你們知道我的命苦嗎?分針哥哥,我跑了六十步,你才跑一步;我跑了六十個圈,你才跑一個圈。時針哥哥,你更悠閒舒服了,我跑了三千六百步,你才跑一步;我跑了七百二十個圈,你才跑一個圈。我不停地跑,你們知道我跑得多麼累嗎?你們知道,我一天要跑多少步、多少個圈嗎?我真想和你們換一換工作,調一調位置……」

秒計愈說愈覺得委屈不平,幾乎泣不成聲:「人們要看時間,目光總只是放在你們身上,從來沒有留意我,彷彿報告時間全是你們的功勞。但我一停止腳步,他們就發現,指摘時鐘壞了,好像時鐘壞了全是我的責任!我是不是命苦呢?」

分針聽了,很是同情,說:「秒針弟弟,你的確比我辛勞,但我也不是很悠閒舒服的,一天也要跑一千四百四十步和二十四個圈。真正悠閒舒服的,應該是時針哥哥!」

時針聽了,也有牠的牢騷:「我並不稀罕,那麼久的時間才動一動,老是躭在那一個位置,實在是悶死了!還有,你們走快一步或走慢一步,人們都不大注意和計較;我只走快一步或走慢一步,人們就會立即發現,不是說我發了狂就是懶惰,要根據標準時間去調校我。我是不容許有絲毫差錯的呀!」

時針、分針和秒針,各有各的不服氣,喋喋不休地爭吵起來。

站立在廳子一角的座燈,一直默默地聆聽着牠們的爭吵,終於忍不住插嘴了:

「時針、分針、秒針,你們誰的腿最長?誰的腿最短呢?」

爭吵停了下來,時針、分針和秒針都不再作聲,要聽座燈說下去。

「秒針的腿最長,時針的腿最短。腿長的跑得快,多跑一點;腿短的跑得慢,少跑一點。這不是也合理的嗎?跑得快和多,是榮耀,秒針應以此自豪而不是怨命苦。你跑得快,位置不停變動,也不標誌重要的時間,怎能要求人們那麼注意你呢?但你一不動,人們就知道鐘壞了,這也不是很好的作用嗎?跑得慢和少,時針不應因此叫悶。你標誌人們最注意的時刻,是最重要的標誌,因而要莊重一點,走得慢和少是適合的。分針跑得不快不慢也不多不少,你是時針和秒針的橋樑,不也是很重的責任嗎?你們是兄弟,要好好分工合作,不要再爭吵了!」廳子裏回復了靜寂,只聽見「嘀嗒、嘀嗒」的清脆聲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