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裏的申訴

為了在人類與其他動物之間挑撥,黑夜裏,魔鬼在森林召集了禽獸們,慫恿牠們申訴。

首先搶著發言的是猴子,說:人類鼓吹由我們進化而成,其實剛好顛倒了,猴子才是由人類進化而成的。他們爾虞我詐,追逐名利,爭奪權力,互相殘殺。我們會做這樣的事嗎?恐怕要億萬年後,他們才進化得像我們一樣,坦誠純真、自由無求、一律平等、互助友愛。

鸚鵡緊接著說:「能言鸚鵡毒於蛇」,這是對我們最大的詆毀侮辱。我們說的,只是重複主人說過的話。首先是他們說了有毒的話,我們才會去說。「毒」的罪魁禍首,應說是人類,我們只不過是為他們代罪而已。

蛇聽到提及自己,也忍不住發言:他們以引誘阿當夏娃偷吃了蘋果,罰我們用肚子行走,終身吃土。「不見所欲,其心不動」,既然那是禁果,為什麼又讓它生長在伊甸園裏?吃了,能眼睛明亮,有了智慧,分辨善惡,懂得羞恥,那有什麼不好?用肚子行走,不是也行走得很快嗎?因為無理,所以這懲罰無效。

鱷魚特地擠出幾滴眼淚,說:人類說我們流淚,是假慈悲。假慈悲,總比完全沒有慈悲的好。一些人喝了同類的血,還把血噴在屍體上,去誣衊踐踏,連假眼淚也不流一滴,還在歡笑慶祝。到底誰才更無恥?

蝙蝠倒掛在樹枝上,說:人類批評我們非禽非獸,亦禽亦獸,是騎牆派。我們天生就是這樣,並不是為了欺騙誰。一些人不時打扮變裝,牆頭草般隨風左搖右擺,逢迎權勢,圖謀名利,失去真我,這才是真正的騎牆派。我們顯現的是真面目,有多少人能夠這樣?

駝鳥遠道而來,參加了申訴大會,說:人類嘲笑我們,把頭藏在沙礫裏,逃避現實,自欺欺人。這總比他們位高權重的執政者,閉上眼睛,塞了耳朵,漠視民意,害了老百姓,好得多。

烏鴉聲音沙啞地說:人類把我們的叫聲視作兇兆。我們事先發出警告,讓他們防範,有什麼不好?一些人報喜不報憂,粉飾昇平,掩藏醜惡,還藉此邀功,才須譴責。

兔子看見發言熱烈,也怯怯地說:《龜兔賽跑》這故事,是人類揑造出來的。這故事使我們代代蒙羞,飽受譏諷。驕傲自滿的人多得很,看看多少人在人生途中睡了的?

要發言的還有貓頭鷹、狐狸、老鼠……。遠處傳來公雞的啼叫,天快亮了,魔鬼連忙隱去,動物們也四散。晨光熹微中的森林,恢復一片靜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