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斷有誰聽?」

岳飛的《滿江紅》,幾乎人人 都能背出其中的一些句子;但他 的另一首詞《小重山》,讀過的 人卻不太多。前者慷慨激昂,雄 壯飛揚,痛快淋漓;後者卻抑鬱悲涼,委婉頓挫,滿懷難伸,似乎更合乎詞的風格。該詞如下:

「昨夜寒蛩不住鳴。驚回千里夢,已三更。起來獨自繞階行。人悄悄,簾外月朧明。白首為功名。舊山松竹老,阻歸程。欲將心事付瑤箏。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註釋。寒蛩(音窮):蟋蟀。朧明:不是朦朧,而是由暗轉亮。舊山:故鄉。知音少:用鍾子期死,伯牙破琴絕弦,不復鼓琴的典故。

語譯。昨天晚上,深秋的蟋蟀不斷地鳴叫,驚醒了我,把我從千里以外的夢境帶回來,這時已是夜半三更。起來走到屋外,孤獨地在石階上徘徊。徘徊了許久許久,返回屋裏,靜悄悄的,向窗外望去,月色由暗淡變得明亮。我一生為報國而建功立名,頭髮也白了。多麼想念故鄉啊!那裏的松和竹都長得更老了罷?什麼時候,才能打敗敵人收復國土,回到故鄉呢?但那些求和投降派從中作梗,這個願望至今未能實現,回鄉因而受阻。我想把這樣的心事和願望,用瑤箏彈奏出來。但沒有了解我的人,即使瑤箏的弦線彈斷了,又有誰聽見呢?

岳飛的故鄉河南湯陰,正是被金人佔領的淪陷區。他要回故鄉,就是重光失地。「松竹老」是暗喻,松耐寒竹正直,代表故鄉堅貞的父老。懷念他們,他們都老了,還健在嗎?千里以外的夢境,就是在沙場上與敵人血戰,乘勝追擊的夢境。但驚醒了,被帶回到現實,現實就是趙構和秦檜阻撓光復。現實使他痛苦,到屋外去徘徊排遣;排遣不了,返回屋裏,月色轉得明亮,他什麼時候才遇得明亮的處境呢?不能不慨嘆這些心事,無從訴說,無人了解!

他還有另一首《滿江紅》,流傳下來:「遙望中原,荒煙外,許多城郭。想當年,花遮柳護,鳳樓龍閣。萬歲山前珠翠繞,蓬壺殿旁笙歌作。到而今,鐵騎滿郊畿,風塵惡。兵安在?膏鋒鍔;民安在?填溝壑。嘆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何日請纓提銳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卻歸來,再續漢陽游,騎黃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