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江猶唱《後庭花》」

接續三天前,再來多推介三首杜牧的七絕。

《泊秦淮》:「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註釋。「秦淮」:河名,流經金陵(今南京)入長江,古時紙醉金迷之地。「籠」:籠罩。「商女」:指歌女,因常在商人船上賣唱,故以此稱之。「《後庭花》」:《玉樹後庭花》簡稱,陳朝末代皇帝陳叔寶所作樂曲,都金陵,其時國勢已危,仍耽溺享樂。後世稱此曲為亡國之音。

語譯。煙霞籠罩着寒冷的江水,月光籠罩着河邊的沙岸。我的船停泊在秦淮河附近開設了酒家的地方。傳來了歌女的歌聲,使我想起了,敵人已逼近對岸,亡國之恨將至,但陳後主還只顧聲色,作了《玉樹後庭花》的樂曲,叫歌女去演唱。

作者在晚唐,國勢已衰。他聽到的不一定是《玉樹後庭花》,只借此以寄自己憂國之情。雖明指「商女」,但她們只受命而唱,實乃斥責醉生夢死的達官貴人。首句描寫悽迷的景色,配合了詩的主旨。

《題烏江亭》:「勝敗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辱是男兒。江東子弟多才俊,卷土重來未可知。」

註釋。「烏江亭」:設於烏江岸邊的亭子,在今安徽和縣;秦末,項羽垓下被圍戰敗,突圍至此,說「無面目見江東父老」,不肯過江逃生,自刎而死。「不期」:難於預料。「江東」:烏江以東,項羽起義之地,所帶領士卒多是當地子弟。「才俊」:才能出眾的人。「卷土」:人馬奔跑,卷起塵土。

語譯。戰爭的勝負,是軍人難於預料的事。打敗了,能夠忍受戰敗的羞辱,才是真正的男子漢。假如項羽過江回到老根據地,江東有眾多才能不凡的青年,再召集他們起來,與劉邦爭奪天下,結果是無人可以知道的。

這詩批評了項羽,勉勵世人要忍辱負重,跌倒了再爬起來,不可放棄而一蹶不振。

《江南春絕句》:「千里鶯啼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

註釋。「水村」:近水的鄉村。「山郭」:郭是城外加築的城牆,多依山而建。「酒旗」:賣酒舖店掛起的旗。「南朝」:宋、齊、梁、陳四個短促的朝代,帝王信佛,大建佛寺。「樓台」:指佛寺的建設物。

語譯。江南的春天,到處都是啼叫的鶯鳥、綠樹襯托着紅花、近水鄉村和依山外城迎風飄揚着酒家賣酒的旗。據歷史記載,南朝四代的帝王,篤信佛教,興建了四百多五百座佛寺。現在,在煙雨中望去,這些佛寺的建築物,還有多少留存下來呢?實在使人慨嘆!

首兩句,寫出江南春天欣欣向榮的美麗景色;後兩句,忽然轉寫悽迷的煙雨,在強烈對比下,發出對歷史的慨嘆。這慨嘆,實在是對南朝信佛而積弱的批評。唐也佛教盛行,有所影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