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牧的七絕三首

我在本欄曾談過,近體詩中,以五律最難寫;並據《唐詩三百首》和《唐宋詩舉要》,杜甫入選的五律最多,推崇他寫得最好。初學寫舊詩,我以為應從七絕入手,理由以後有機會再說。七絕誰寫得最好呢?我也以上述兩書入選最多的為標準,杜牧的共18首,李商隱的共15首,遠勝李白和杜甫。學寫先從七絕,讀也當先多讀。來介紹杜牧的幾首。

《赤壁》:「折戟沉沙鐵未銷,自將磨洗認前朝。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

註釋。「戟」:一種兵器。「自將」:我拿起來。東風句:三國,周瑜在赤壁,藉適吹東風,放火燒曹軍連環船,取得大勝。「銅雀」:曹操所建的銅雀台,晚年蓄姬妾於此享樂。「二喬」:大喬小喬兩姊妹,大喬嫁孫策(孫權之兄),小喬嫁周瑜。

語譯。埋在沙裏的折斷了的戟,製戟的鐵還未完全銷蝕而變形。我拿起來洗刷端詳,認得是三國時候遺留下來的武器。由此想起,假如那一場赤壁之戰,要不是那東風幫助了周瑜,恐怕會敗北,大小喬兩人都被曹操擄去,收藏在銅雀台裏,成為曹的姬妾。

這詩重點不在說周瑜因東風而僥倖得勝,只借二喬含蓄地說出,假如赤壁之戰失利,東吳的命運是悲慘的,表彰此役的重大歷史意義。

《秋夕》:「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天階夜色涼如水,坐看牽牛織女星。」

註釋。「銀燭」:白色的蠟燭。「畫屏」:繪上畫的屏風。「輕羅小扇」:用輕薄絲織品製成的圓形小扇。「流螢」:飛動的螢火蟲。「天階」:皇宮外面露天的石階。

語譯。皇宮裏,白色蠟燭的燭光,冷冷地照着繪了畫的屏風,一片秋夜的肅靜清悽。這宮女,為了逃避這難堪氣氛,排遣寂寞,走到外面,用輕薄絲織的小圓扇,去追撲飛動的螢火蟲。跑得倦了,在清涼如水的月色下,坐在石階上,仰望分隔在銀河兩岸的牽牛織女雙星。想起了,她什麼時候才能與戀人相見呢?

這詩寫宮女的哀怨和對戀人的懷念,雙星還能一年一會,她卻永無此期。

《贈別》(二首選一):「多情卻似總無情,唯覺樽前笑不成。蠟燭有心還惜別,替人垂淚到天明。」

註譯。多情句:滿腔豐富的感情,一時無法表達出來,相對無言,卻好像彼此無情似的。「樽」:酒杯。「垂淚」:燃着的蠟燭,滴下一點一點的蠟淚。

語譯:即將分手離別了,兩人相對喝酒。彼此那麼情深,滿腔太豐富的感情,一時竟無法傾訴出來,默默無言,彷彿沒有什麼感情似的。只覺得,此時在酒杯之前,難能歡笑,只有離愁別恨。那蠟燭好像懂得我們的心意,滴着蠟淚代為惜別,一直滴到天亮。

這詩道出了戀人告別時之苦。首句深刻,以「卻似總無情」,反襯出「多情」。「蠟燭」是物,也「垂淚」,人卻有淚流不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