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封奉還「聰明人」的高帽子

八月九日,我在本欄見報的《狂人朱成虎》,批評了這個解放軍少將、國防大學防務學院院長的「核戰訛詐」言論。

九月四日,吳康民在左鄰他的專欄《瞻前顧後》,發表了《朱成虎發言的另類反應》,回應了我的批評,說:

「司徒華先生是聰明人,對國情也不是全不了解,怎樣會相信這種造謠也造得十分幼稚的話呢,朱成虎就是狂妄,也不會說出這麼『離譜』的話來。/回歸八年,海外對國情的了解,仍停留在如此水平,實在可嘆。」

蒙賜以「聰明人」的高帽子,敬謝不敏,茲謹原封奉還。我一直對「聰明人」這三個字,很有反感。年輕時,讀魯迅的《野草》,裏面有好幾篇是讀不懂的,但其中的《聰明人和傻子和奴才》,卻一讀就明白。那「傻子」,傻勁可掬,雖然盲動,但卻覺得還有點可愛,須帶着同情去批判。至於那「聰明人」的偽善,卻認為是可鄙的,對其厭惡,還在那奴性十足的「奴才」之上。半個世紀有多過去了,那反感至今仍在,所以不得不原封奉還。

朱成虎的狂言,是「造謠」嗎?他對外國記者的發言,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說出來的,再透過傳媒轉散全球。他的那篇「內部講話」,曾在《博訊網》發表,內容更詳細具體。一外一內,兩者的精神是一致的。外國記者,曾以此質詢外交部發言人,答曰:「這是他個人的意見」,卻沒有否認而指之為「造謠」。朱是解放軍成員,軍有軍紀;他是共產黨員,黨有黨紀。難道軍紀和黨紀,容許他任意隨便發表「個人的意見」嗎?事後,他受到了軍紀黨紀的懲罰嗎?據九月份《爭鳴》司馬璐的文章透露:朱是朱德的外孫,本名劉建,後改從母姓。原來是太子黨。發表「個人的意見」,是太子黨的特權,還是得到特殊渠道的授意,故意放出這樣的言論,去配合某種政策呢?中英談判期間,職位比朱高得多的黃華和耿颷,說了幾句關於解放軍駐港的「個人的意見」,就立即被鄧小平公開直斥「胡說八道」。朱的言論嚴重得多,官方卻毫無反應。

吳文還說:「湯本教授(吉林大學)在《亞洲週刊》著文說,這是中國主導的『新語言阻嚇戰略』。……這是『官方精心設計、刻意安排的』。」這教授,大抵是國內的了,「對國情的了解」,是否也「實在可嘆」呢?其實,吳文才是一黨專政的中國以外的真真正正的「另類反應」。

朱只不過是徒子徒孫而已。毛澤東早就在五七年莫斯科全球共黨代表會議上,說過同樣的話:不怕打核戰,死全球一半人口,社會主義在全球勝利。文革期間,紅衛兵抄家,搜得不曾公開的文件,出版了《毛澤東思想萬歲》,其中刊有這樣的語錄。張戎的《毛:不為人知的故事》,從蘇聯解密文件,對此作了證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