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與佛印吃魚

他們兩人是好朋友,又是一對歡喜寃家,常常互相調侃、取笑、捉弄,留下不少風趣軼事。近日,本港熱炒有關魚的新聞,來說一個他們兩人吃魚的故事。

一天,蘇軾用膳,廚師捧出一碟香噴噴的西湖醋魚,放在枱上。正要舉筷,忽然僕人來報:佛印和尚到訪。蘇知道佛喜歡吃魚,有意不讓他吃,便把那碟魚,藏了在書架上。佛一進來,就看見書架上的魚,卻佯裝不知。蘇問:「大師光臨,有何貴幹?」

佛說:「有一個字,要向大學士請教。」

蘇說:「是個什麼字,請說出來!」

「大學士姓『蘇』,」佛說,「不知這個『蘇』字,有多少種寫法呢?」

蘇說:「這個『蘇』字,上面是一個草頭,下面左邊是一個『魚』字,右邊是一個『禾』字……」還沒有說完,佛便插嘴:

「那個『魚』字,可以移動的嗎?」

蘇說:「可以的,『魚』字和『禾』字可以互相調動;『魚』字放在右邊,『禾』字放在左邊。這樣,也是『蘇』字。」

佛再問:「那個『魚』字,可以移到草頭的上面嗎?」

蘇說:「不行,不能這樣寫!」

佛聽了,哈哈大笑起來,說:「不能把『魚』字放在上面,你怎麼又把那碟魚,放在書架上呢?」

蘇無可奈何,只好把那碟魚拿下來,和他一起分享。

幾天後,佛想一報蘇藏魚之仇,也烹了一碟西湖醋魚,請蘇來吃飯。當蘇來到的時候,佛把這碟魚,藏在身邊的一個磬裏。「磬」音慶,是和尚念經時敲打的樂器。

蘇心裏想:怎麼說請我吃魚,桌上為什麼又沒有魚呢?但又不好意思開口問,卻發現佛身邊的磬冒出熱氣,便知道魚是藏在磬裏。自己又不能動手去把磬裏的魚拿出來,怎樣才能使佛心甘情願,讓他吃到魚呢?

他皺起眉頭,裝出在苦思的樣子。佛問他是什麼緣故?蘇說:「有一副對聯,我擬了上聯,但好幾天還未能把下聯想出來,現在還在苦思?」

這引起了佛的興趣,連忙問:「那上聯是怎樣的?說出來,讓我來看看,能不能替你想出下聯來?」

蘇說:「那上聯是,『向陽門第春常在』。你試一試,來對一對。」

佛大笑起來,說:「你出了什麼事?這是一副很流行的對聯,你怎麼忘記了下聯?那是『積善人家慶有餘』。」

蘇說:「你自己也說『磬有魚』,怎麼不拿出來,大家一同吃呢?」被揭穿了,佛只好就把磬裏的魚拿出來。

有文化教養的人,互相調侃、取笑、捉弄,也很有文化氣息,謔而不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