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苦膽調和的酒」

耶穌在十字架上,將要被釘殺,《聖經》上有這樣的記載:

「兵丁拿苦膽調和的酒,給耶穌喝。他嘗了,就不肯喝。」(《馬太福音•第27章34節》)

另一處,略有不同。「他們……拿沒藥調和的酒給耶穌,他卻不受。」(《馬可福音•第15章22、23節》)

不同的是:一是「苦膽調和的酒」,一是「沒藥調和的酒」;一是「他嘗了,就不肯喝」,一是「他卻不受」,沒有說是否嘗過。這都是無關宏旨的。「沒藥」是一種藥,不是沒有藥的意思,大抵有如苦膽,調在酒裏喝了,有麻痺作用,可減少痛苦。《箴言•第31章6、7節》說:「可以把濃酒給將亡的人喝,把清酒給苦心的人喝。讓他喝了,就忘記他的貧窮,不再記念他的苦楚。」調和了苦膽或沒藥,作用更大罷?

古羅馬行刑,把罪人釘死在十字架之前,按例給喝一杯苦膽或沒藥調和的酒,這是極殘酷中所施捨的一點假慈悲。

也許耶穌嘗了一嘗,才發覺是調和了苦膽的酒,便不喝;也許沒藥的味濃,不用嘗也嗅到了,於是「不受」。這一點,不用深究,總之,祂沒有喝。這兩段《聖經》,很多人都熟識,但有沒有想過,祂為什麼不喝呢?

魯迅在《野草•復仇(二)》, 作了這樣的描述:「他沒有喝那用沒藥調和的酒,要分明玩味以色列人怎樣對付他們的神之子,而且較永久地悲憫他們的前途,然而仇恨他們的現在。耟路人都辱罵他,祭司長和文士也戲弄他,和他同釘的兩個強盜也譏誚他。耟……四面都是敵意,可悲憫的,可咒詛的。耟他在手足的痛楚中,玩味着可憫的人們的釘殺神之子的悲哀和可咒詛的人們要釘殺神之子,而神之子要被釘殺了的歡喜。突然間,碎骨的大痛楚透到心髓了,他即沉酣於大歡喜和大悲憫中。耟他腹部波動了,悲憫和咒詛的痛楚的波。耟遍地都黑暗了。」

喝了那酒,感覺不那麼敏銳,神智不那麼清醒,這樣,那碎骨的大痛楚,就不會那麼深透心髓,連那些辱罵、戲弄、譏誚等等,也都聽不見了。祂不喝那酒,就是要親歷深深感受那大痛楚,清楚地聽到那些辱罵、戲弄、譏誚等等。這樣,祂才更深刻地領會得,人世間的痛楚、苦難、醜惡、罪過、可悲憫和可咒詛、神為什麼差遣祂到人世間來。

不迴避,不願減輕,去直面、正視、親歷,才能夠感受、領會、認識得更深入的。何况,神曾說:耶穌來到人世間,是要替人們受過呢?祂承受的,是所有人們的痛楚、苦難和罪惡啊!怎能迴避?怎願減輕?

在我們的生活和工作中,也會遇上困難、挫折、痛楚、悲哀、不幸和苦難的,也要以同樣的精神,去直面、正視、親歷,去克服戰勝。在這過程中,你會得到深入的感受、領會、認識,成長起來,成熟起來。何况迴避和減輕,有時是無能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