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德修橋

他是著名的德國哲學家。這是他的一個故事,一個守時的故事。

一七七九年,他到一個名叫珀芬的小鎮,去拜訪居住在附近農場的一位老朋友威廉•彼特斯。事前,他寫了一封信給這位老朋友,說將於三月二日上午十一點鐘之前到達。

在這天之前的一日,他已經到了珀芬。歇了一宿,翌日早上租了一輛馬車,去彼的家。農場離小鎮十二哩,要渡過一條河。來到河邊,馬車停下來,車夫下車細心看看,橋面斷裂,說:「橋壞了,從橋上走過,很危險!」

康也下了車去看,橋面的確斷裂,河雖不闊,但水很深,而且結了冰。問道:「附近還有別的過河的橋嗎?」車夫說:「有,在上游約六哩的地方,還有一條過河的橋。」又問:「假如從那條橋過河,什麼時候才可到達?」答道:「大概要在十二時半。」康掏出懷表看看,那時已是十時正。

他連忙跑到河邊的一間破舊的農舍,問農舍的主人:「你這間屋子,要多少錢才肯賣?」

那農婦很詫異,說:「這麼破舊的屋子,你買來做什麼?」

「你不要管,只告訴我願不願意賣?」

「那麼,就給二百法郎罷。」

康立即付了錢,再說:「假如你能幫忙我,把屋上的幾根木頭和幾塊木板拆下來,在二十分鐘內把橋修好,我便把屋子送還給你。」

農婦馬上叫了兩個兒子來。他們都是精壯的青年,飛快地拆下木頭木板,拿去修橋,果然在預定的時間內,把橋修好。

馬車過了河,飛奔前往,十時五十分趕到了。在門口迎接的朋友說:「你真守時啊!」

康沒有告訴彼,在路上買屋修橋的事。後來,彼從農婦那裏知道了,寫信給康:「你太客氣了,一如既往地守時。其實,又不是什麼要事,老朋友之間的約會,遲到一些時間是可以原諒的,何况你遇上了意外呢。」

康在回信中說:「在我看來,一定的意義上,不論是對老朋友還是陌生人,守時就是最大的禮貌。」

我從來重視守時,所以很喜歡這個故事。遲到者有兩類,一解說原因,另一則不作聲。先說第一類:一、說的原因是真的,他們遲到的頻率不高;二、那原因是揑造的,他們慣於遲到;三、大多說因交通擠塞所致,其實我們天天在這城市來來往往,總會知道什麼時候哪一條路線是會交通擠塞的,有沒有因而把多花的時間預計了呢?四、不管原因如何,有沒有像康德那樣,作了努力呢?至於第二類:一、較少遲到的,心有內疚;二、「例遲」的人,知道說了也沒有人相信;三、不當一回事。會議的主持者,我以為應該早到,以身作則,可使會議變得嚴肅。這是我在群眾團體和社會活動中,積累得的小小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