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問幾則

在北美的每一次演講或座談 中,都有提問。把較特別而又記 得的,選出幾則,記述於下。 問:你的一生中,有哪一件最 愉快的事?

答:我這一生還沒有完。只簡單地回答這一句,登時響起熱烈掌聲。有人事後說:很欣賞這句話。他怎樣去理解呢?我在餘生還有更愉快的事?我在盼望着某件最愉快的事?

問:你為什麼沒有結婚?

答:婚姻是幸福的,也可以是不幸福的。你心中有深深愛着的人,那人在心中深深愛着你,即使天人相隔,結不成婚姻,也是幸福。答罷,座中傳來一張字條,上面寫着:「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問:你會懷念去過的地方嗎?

答:不。我對人的感情,遠遠超於地。我會懷念那地方的人們,而不是那地方。比如,我將會懷念,你們在座的每一位。

問:作為基督徒,你有沒有每天都祈禱?

答:沒有,只偶然祈禱而已。天天祈禱,是不是太騷擾了上帝呢?上帝是不是也或會感到煩厭呢?求神不如求己。有許多事,只要自己努力,便能夠實現;倘自己不努力,只懂得一味去祈禱,恐怕上帝也不會眷愛而賜福,反覺得你不長進。

一個流亡海外民運團體的代表,問:各個團體是大聯合好,還是良性競爭好?

答:兩種都不好。接着,我說了《十隻狐狸去野餐》的故事。牠們相約各帶一瓶美酒,倒在一起混合去喝,但卻都帶了一瓶水,結果喝的是水。空殼團體的大聯合,只是一個大空殼而已。何必競爭?「你做你的,我做我的」,各自做好本身的工作,只須互相學習和合作。

接着,另一個代表問:有什麼忠告?

答:去讀一讀魯迅的《娜拉走後怎樣》。沒有獨立的經濟能力,她只會墮落或回去。首先要能自食其力過活,不要靠搞民運吃飯!其次,學好英語。最後,猶有餘力才參與民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