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一多被「 腰斬」

內地雜誌《雜文選刊•○五年七月上》(該刊原為月刊,後改為半月刊,期數分作每月的上下),刊出題為《「腰斬」聞一多的原因》一文,披露了一件被掩沒了四十多年的事實,五十多年後才被人注意到。

所謂「腰斬」,是指文章被刪節了。被刪節的文章,是聞一多的《最後一次講演》。

四五年,抗日戰爭結束,但國共內戰已在眉睫。四五年十二月一日,昆明爆發了「反內戰」的學生運動,受到雲南軍閥盧漢鎮壓,死四學生,稱為「一二•一」慘案。四六年三月十八日,死難學生出殯,安葬於西南聯合大學,送殯達四五萬人,聞走在行列的最前。七月十一日,聞的戰友李公樸被暗殺。七月十五日,李公樸夫人在雲南大學至公堂,報告李的死難經過。聞在大會上發表了講話,但在當日下午,他自己也被暗殺了,所以稱為《最後一次講演》。

這是一篇極為慷慨激烈的講話,震撼人心。直至現在,還被人引用的「一個人倒下去,千萬人站起來!」出處也由此。稍後,這次講話,以《最後一次講演》為題,收入當時的中學國文課本。

九四年七月,《聞一多年譜長編》(湖北人民出版社、編輯是聞的孫子黎明)出版。書中收錄了《最後一次講演》未經刪節的全文,但一直未有人發覺,於五○年後曾被刪節過。○四年,黃波才寫了一篇雜文,揭露原文被刪去147個字,其中主要的句子有:「司徒雷登是中國人民的朋友」,「他是一個和藹可親的學者,是真正知道中國人民的要求的」。有人去找出,五○年前印有該講話的課本來對照,果然如此;又有人去訪問過,當年曾在場耳聞目睹聞的講話的人,他們都說:聞確實說過這幾句被刪了的話。

我在書架上,費了好些時間,找出了最早期的藏書,約五十多年前買的《新文學選集第一輯•聞一多選集》(開明書店、茅盾主編、一九五一年七月初版)。翻一翻,全書最後的一篇,就是這《最後一次講演》,這已是被刪節了的。但在文末,有李廣田寫於一九五○年十月二十六日的《附記》,頗可尋味:

「聞先生的《最後一次的講演》,有幾種不同的記錄,……以《全集》中所收者為最簡,大概《全集》出版時有所顧慮,許多重要的話都刪掉了。」所謂「顧慮」是什麼呢?是四九年之前,還是之後的「顧慮」呢?

司徒雷登,一九一九年起任燕京大學校長,四六年任美駐華大使,四九年八月離開中國。當時美國國務院,發表了關於中美關係的白皮書,毛澤東立即為新華社,寫了五篇嚴詞斥駁的文章,第二篇題目是《別了,司徒雷登》。被毛痛駡過的人,稱讚他的說話,理所當然要被刪掉了。

還有多少被掩蓋歪曲了的歷史事實和說話呢?張戎與夫婿合寫的《毛澤東:不為人知的故事》,已經出版,希望早日有中譯本,一睹為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