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以為報的友誼

近月來,切除兩眼白內障手術、脫去上顎全部的牙而植齒、訪問北美七城市,是我個人生活中較大的事。這幾件事,使我感受到無以為報的難忘的友誼。

今年「七•一」遊行中,遇見一位曾赴美深造卻已回港多年的朋友。互談近况,我告訴她:將要做切除兩眼的白內障手術。她說:××你也認識的,他是眼科專家,已自美返港行醫十年,除任某醫院的眼科主任外,還開設了個人的醫務所,你去找他罷!幾天後,她傳真給我,××的醫務所的地址和電話。

去電約好時間,去到醫務所,已十多年不見了,我還依稀認得他,我們是「六四」事件後在加州認識的。檢查後,他開門見山說:我只收你材料的成本費,其餘一概不收。那價錢,只是據我所知一般收費的百分之四十以下。

我上顎的牙,脫了、壞了或鬆了。經介紹去看了第一位牙醫,檢查後,知道了收費。正要第二次去做植齒手術,一位朋友知道此事,轉知另一位我也認識的牙醫,我不知道他也做植齒手術的。他來電說,他已有十多年的植齒手術經驗,叫我到他的醫務所去,他只收我材料的成本費,其餘一概不收,如那眼科專家一樣。

他替我檢驗了牙牀骨質適宜植齒後,告訴我所收的成本材料費,只是上一位牙醫所收百分之六十。

以上的兩項手術,使我節省了六位數字的費用。這約是我《三言堂》的兩年稿費。

一位朋友,知道我將訪問北美,並查得我乘搭的是經濟客位和票價。他給我一封信,內有一張支票,說:你年老了,不宜太辛勞,這支票是資助你,把機票升級為商務客位的。受之有愧,除致謝銘感外,我把支票璧還。

這三位都不是密切往來的朋友。雖然都涉及錢,但我感受到錢以外的更珍貴友誼。無以為報,我只秉承自己一貫的信念,不辭年邁,在餘生繼續努力,鞠躬盡瘁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