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虎作倀反累虎

老虎吃人,那人被吃了,其鬼魂變了倀(讀「昌」),為虎服役,去找另一個人來給牠吃,讓自己有了替身,好去投胎轉世。所以,「為虎作倀」這成語,是一個貶詞,指一些人為了自己的利益,去依附權勢,做幫兇,助暴為虐。

其實,我倒覺得倀是可憐可憫的。首先,他自己被吃了,做了前一個倀的替身,假如沒有受到這前一個倀所誘而被吃掉,也不致於要變作倀。其次,他也只不過為了投胎轉世再做人而已,情有可原。最後,大抵也不能自身作主,在虎的驅使下,不做也不行。

人們總是譴責倀,那背後的虎,不是更須譴責嗎?沒有虎,便沒有倀,吃人和製造出倀的,到底是虎。可是,當人們引用這成語的時候,往往輕輕放過了虎。

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有一個虎倀的故事,頗得我心。

一個樵夫,到山裏砍柴,倦了,坐下來休息。他看見遠處,有一個人手裏拿着一大堆衣服,沿着山路走來,一邊走,一邊把衣服掉放在地上。那山路很崎嶇,但他卻行走如飛,這是一般人絕不能做得到的。再細心看看,此人臉色蒼白,表情陰鬱,動作瑟縮,也與一般人有別。

樵夫起了疑心,便爬上一棵大樹去看個究竟。但轉眼間,那人便消失了。再沿着那掉放着衣服的山路,一直望去,彎彎曲曲地通往一個山洞,山洞前蹲着大大小小的三隻老虎,這是一個虎窩呀!這時,他才明白,那人是虎倀。虎吃了人,留下衣服,倀便把這些衣服拾來,放在山路上,把人引到這個不是必經的山㘭裏,去給老虎吃掉。

他驚恐萬分,把砍了的柴也拋棄,連忙從山後的另一條路,逃回家去。回到家裏,從鄰人得知,早幾天,果然有人在山裏給老虎吃掉。但老虎藏在山裏哪一處呢?卻沒有人知道,沒法去捕獵和防避。

樵夫把所見的,傳了開去。獵戶們聽到這個消息,糾集起來,拿着火槍,由樵夫帶領,去到那掉滿衣服的山路,再沿着山路,找到了虎窩。結果,那三隻大大小小的老虎,都被獵戶用火槍射殺了,虎患得以消除。

有人說:老虎雖兇猛,但卻愚蠢,是不會想出用掉放衣服在山路的詭計,去引誘人送上虎口的。這大抵是倀,為了找替身而想出來的陷阱。這一回,這個倀,不但沒有助虎為虐,反而為虎招來殺身之禍。

我可不知道,這個倀是否有意讓樵夫發現,倘是真的,他是替自己報了仇了。雖然,自此再找不到替身去投胎轉世,但為民除了害,自己永世為鬼,也多少有點代價罷?

倘只是那個倀的一時疏忽大意,那麼,是他壞心做了好事了。希望老虎製造出來的倀,都是這樣的。

願天下為虎作倀的倀,都反累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