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園的兩棵樹

「神在東方立了一個園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裏。……各樣的樹從地裏長出來,可以悅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園子當中又有生命樹和分別善惡的樹。……神吩咐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聖經•創世記》)

這人是亞當。其後,神又取下他的一條肋骨,又把肉合起來,造了一個女人,她就是夏娃。蛇對她說:吃了不一定死,眼睛會明亮,如神能知善惡。她經不起誘惑,摘下果子,和亞當吃了。因違背神的訓示,他們被逐出伊甸園。先來說那第一棵的生命樹。雖然神沒有透露,但吃了它的果子,可以不死而永生,與吃了另一棵善惡樹的果子「必定死」,剛好相反。為什麼神沒有提及生命樹,而只告誡不要吃善惡樹的果子呢?

神是萬能的,預知一切,必定知道蛇會去誘惑夏娃,也必定知道夏娃經不起誘惑,為什麼不事前設法防止呢?這是不是祂早已安排了,要把亞當和夏娃逐出伊甸園而走上的道路呢?要他們的子子孫孫們,也不能永遠活着,「必汗流滿面才得餬口」呢?

這故事,即使不是基督徒,也耳熟能詳。你可有沒有上述的疑問?怎樣地去想過?我是想了好幾想的,雖然結果未能完全肯定。

吃了生命樹的果子,可以不死而永生,但只兩個人在伊甸園裏,也不一定是幸福和快樂的罷?想起李商隱的七絕《嫦娥》:「雲母屏風燭影深,長河漸落曉星沉。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她不是吃了不死藥,飛到月宮去成為仙子了嗎?但卻後悔起來,因為在那裏太寂寞了。可見不死而寂寞,是不好過的。大抵神不願意,亞當和夏娃是這樣地永生,甚至他們的子子孫孫們。

假如我是夏娃,也會經不起蛇的誘惑,去摘下善惡樹的果子來吃,並給在一起生活的相親相愛的人吃。這善惡樹,又稱智慧樹,因為吃了它的果子,就明亮了眼睛,能分善惡,懂得羞耻,有了智慧。有誰不樂意做一個這樣的人呢?即使「必定死」,總比做一個瞎了眼睛、不分善惡、不知羞耻、糊糊塗塗的人好罷?「朝聞道,夕可死」,有什麼可怕呢?

亮了眼睛、能分善惡、懂得羞耻,有了智慧的人,是會痛苦的。托爾斯泰在《戰爭與和平》中說:「近來我開始感到生活的艱難了。我發現,我懂得太多,而人是不適宜品嘗知善惡樹的果子的。」有痛苦,才有喜悅歡樂,尤其是經歷了痛苦所得到的,才是真正的喜悅歡樂。我以為,托爾斯泰留下了偉大的作品,是他最大的喜悅歡樂,也讓我們感到喜悅歡樂。

我相信,神是刻意安排,亞當、夏娃和他們的子子孫孫們,去走另一條永生的道路。讓他們亮了眼睛,能分善惡,懂得羞耻,有了智慧,歷盡人世間的苦難,然後找得真理,走向十字架。而不是,只舉手之勞摘下生命樹的果子來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