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禦寇學射

他好獵,卻箭術不精。常常約朋友出獵,但 他們都不大願意同往,因為他射不中飛禽走 獸,反而把牠們嚇走了。他覺得很沒趣,於是 立下決心,要練好箭術。

經過了很長時間的勤苦練習,果然有了很大 的進步。他打算再約朋友出獵,好在他們面 前,顯示一下與往大不相同的身手。但是,信 心還是不夠,便先去找一個精通箭術的人,來 看一看,評論一下。他想起了伯昏無人。

伯昏無人是一個著名的箭術專家,曾教導出 很多優秀的射手。列請了他來,在家裏的後院 設了箭靶,站在遠遠射箭,表演給他看。

列一手執弓,一手把弦拉滿,在拉弦的肘 上,放了一個盛滿了水的杯子,全神凝注,目 不斜視,一連發出三箭,杯子沒有溢出滴水。 這三枝箭,每枝後發的箭的箭簇,都緊緊跟前 發的箭的箭尾,連成一條直線。第一枝箭,射 中了箭靶的紅心;第二枝箭,射中第一枝箭的 箭尾;第三枝箭,射中第二枝箭的箭尾。他自 己覺得很滿意,再轉頭去看伯昏無人,卻像一 塊木頭呆呆地站着,不作聲,沒有表情。

他問:我不是射得很不錯嗎?伯昏說:你的 箭,是為了表演給別人看而射的。這樣的箭 術,並不實用,不是真正的箭術。當要實用起 來的時候,就難射得那麼準了。你試試,假如 登上高山,腳踏着動搖不穩的石頭,面對萬丈 懸崖的深淵,還能射得那麼準嗎?

伯昏登上高山,找到一處地方,地上滿是一 塊一塊站不穩腳的石頭,面臨陡峭無底的懸 崖,叫列也爬上去。列來到了,嚇得汗流浹 背,伏在地上,不敢站立起來,更談不上射箭 去表演他的箭術了。

伯昏對他說:學習箭術,不但要練習執弓、 拉弦、發射,還要有內心的修養。要做到,上 可以升青天,下可以入黃泉,不管四方八面的 環境怎樣,都能放縱自如。這樣的本領,不是 只在家裏的後院,就可以培養出來的。最重要 而不能缺少的,就是要在實用中去鍛煉,到更 大的天地去鍛煉。現在,你害怕得這個樣子, 生死得失之心表露無遺,沒有一點內心的修 養,這樣的箭術不是真正的本領。

你認為伯昏無人的話,說得對嗎?除了學射 之外,對其他的學習也可作為參考嗎?

這個故事,使我想起了徐寅生。約四十多年 前,他擔任國家乒乓球隊的教練,奪得世界錦 標,寫了一篇談訓練球員的經驗的文章。內有 七個字,至今我還記得: 「 從嚴、從難、從實 戰 」 (嚴格地、難度高地、根據比賽的實際情 况地)。伯昏無人的話,就是 「 從實戰 」 。

五八年,我首次任教小學會考班。試題艱 深,競爭激 烈,只約有 15 % 考生能獲派學位。 我便以 「 從嚴、從難、從實 戰 」 的方法,特別是 「 從實 戰 」 ,去訓練學 生。結果, 全班三十九人考得三十五個 官補中學學位,其中四人考 得五年獎學金。我再教了一 年,成 績也同樣地好。這是 該校空前絕後的好成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