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寅恪講解《琵琶行》

《陳寅恪「元白詩證史」講席側記》(劉隆凱、湖北教育出版社),這是作者經整理的聽課筆記。當時,陳的《元白詩箋證稿》已出版,講課是進一步的探究,以元稹和白居易的詩作,去與唐史互相印證。我只選出,他對《琵琶行》的一些講解,以饗讀者。

「潯陽江頭夜送客」。唐代慣例,晚上設宴餞行,翌晨客人才起程。不少唐詩句子可作旁證: 「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多情卻是總無情,惟覺尊前笑不成。蠟燭有心還惜別,替人垂淚到天明」。

「添酒回燈重開宴」。琵琶女從自己的船,到白的船去。白的餞行筵席已完,為了聽她的演奏,所以說「重開宴」。

「整頓衣裳起斂容」; 「感我此言良久立,卻坐促弦弦轉急」。因為白是官吏,為了禮貌和尊敬,琵琶女說話時總是站着的,只在彈琵琶時才不能不坐下來。

「名屬教坊第一部」。教坊分有多個部,第一部是管弦樂,地位最高。

「弟走從軍阿姨死」。白因反對征伐藩鎮而被貶,弟的從軍是參與征伐。詩有反戰之意。我忘記了在哪裏,曾讀到這樣的分析:其實弟是琵琶女的愛人,阿姨是弟的母親。但陳的講解,對此完全沒有提及。

「門前冷落車馬稀」。車應作鞍,因達官貴人冶遊,只騎馬,不坐車;戰車才用馬拉,一般平時用的車輛只用牛拉。

「老大嫁作商人婦」。陳考證,琵琶女嫁作商人二奶時,已年近三十了。

「江州司馬青衫濕」。青衫是最卑的服色,當時白是「從第九品下階將仕郎」,是最低級的文散官,所以,著的是青衫。

以上的講解,一般人讀《琵琶行》,都不去深究。雖然有點瑣碎,也何妨一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