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最早去世的舊學生

九五九年,畢業於紅磡街坊公立學校的舊學生,相約飯敍。他們已是四十七年前的同學,竟還約得十多人來參加,很是難得。我是他們當年的班主任,任教中數兩科,會考成績很好,百分之九十獲派官津中學學位,該校是空前的。

席間,邊吃邊談,歷時三個鐘頭。首先,互述近况:有幾個已經退休,因那時入學困難而超齡,現在年齡超過六十歲了。

接着,談到一些未能出席的同學:有一些也已經退休,不少移居海外,更有病故的。一人問:你們知道,同學中誰最早去世的嗎?大家都愕然惘然。他停了一會,說出了姓名,並說:這同學是在交通意外中喪生的。

我猛然想起了這同學,因為他是我的一位朋友的同父異母的弟弟,由我介紹插班進入紅磡街坊公立學校讀四年級,畢業後升讀中學名校,一九六六年考入港大社工系。

這位朋友,在皇仁書院低我兩級,一九五三年畢業,回國升讀大學。住在東頭村木屋區,父親是啟德機場的技工,家境窮困。他回國後,我不時在假日去探問他的父親。得悉那弟弟,就讀私校,不但學費昂貴,而且難有升讀官津中學的機會。那時,我任教的紅磡街坊公立學校,是市區少有的津貼小學,而且畢業生百分之一百參加小學會考,成績好的,可獲派官津中學。我便多次向校長請求,卒獲插班入讀。

當初,他的成績只是中等,後來愈讀愈好,升讀中學後更突飛猛進。在預科的考試中,還取得獎學金,進入港大社工系。誰料得到,這竟然導致悲劇的發生,結束了他青春的生命。

港大當年有「玩新生」的慣例。「玩」即是戲弄,他是新生,當然被玩。玩過了,便「升仙(senior)」,不再是新生。幾個同學,駕車出外慶祝「升仙」,發生車禍,他在車禍中死去。

「升仙」竟成讖語,他變了「仙」了!

可以想像,那老父的悲痛。在接着的幾年春節,我都有去探望他,聊表慰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