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姓

在校學生,來要求更改名字的,大多是因出生時只有乳名,出生證明書和入學時也用這乳名。升到較高年級,覺得不雅和常被取笑,便要求更改。例如:蝦毛改為夏武,啤仔改為彼濟,妹頭改梅逑等等。也有已畢業離校多年,才回來要求更改,使其與就業已改用的一致,以備有人到校調查。至於更改姓氏,可說絕無僅有。

一天,一個舊生來電,約定時間回校面談。他說:你大多不會記得我的姓名,但或許會記得一件事,媽媽曾和我到校長室,請求遲交書簿費,她和我都哭了起來。的確,我記得這事,因為當了三十一年校長,這是唯一的一次,疾言厲色責備一位同事。當時沒有綜援和書簿費減免,我囑咐各班主任,如有學生一時交不出書簿費,不可追迫他們,請告訴我,我替他們代交,以便全班先結算了。待他們其後交了,才還給我。但這位同事怕麻煩,要記住誰還沒有交,三番四次去追迫一個學生。這學生陪同媽媽,來哭著向我請求延遲繳交。我當然答應了,事後責備那同事沒有遵照我的囑咐,更嚴重的是,對家境貧困的學生沒有同情心,在追迫下深深地傷害了弱小的心靈。

這舊生準時到校,年約二十出頭,身材高碩,我完全認不得他。他開門見山,要求更改留在學校的紀錄上的姓氏。接著,平靜地訴說改姓的原委和自己的身世:未及一歲,生父病逝,母親再嫁。後父是三行工人,好飲爛賭,性情暴躁,一定要這學生改了跟他一樣的姓,出生證明書也改了,入學時用的便是後父的姓。母親為後父生了一個女兒,她和兄妹常常受到惡駡毒打。他畢業後,便離家去車房做學徒,再沒有回去,與母親見面也約了在外邊,而且恢復用原來的姓。滿師做了汽車修理工人,現在正學習駕駛,打算轉行做司機。考得車牌,申請職業時,恐怕僱主會來學校,調查過去的在校紀錄,於是便來請求更改姓氏。母親因不堪後父虐待,已離婚,現在帶著妹妹和他一起生活。我對他說:學校方面是沒有問題的,但他還要去生死註冊處,恢復原來的姓氏,因有存檔,辦理不難。

他還告訴我:他要妹妹仍用後父的姓。她快中學畢業,聰明勤奮,成績很好,希望她能進入大學,他一定會供她讀大學的。現在,母親和兄妹一家三口,感情很好。

我送他到校門道別。望著他的背影,暗暗祝福他一家三口快樂幸福,尤其是妹妹能升讀大學,不辜負他的期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