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集九《江山無限》

由去年一月初至八月底,我在本欄見報的全部文字,收入《江山無限》一書,是為結集之九,春節前出版。本月十七日,在支聯會的維園年宵市場攤位,開始發售。

這書名,出自三十五、六前的一首舊作七絕《無題》:「西北高樓清怨絕,茫然拔劍幾徘徊。江山無限憑欄處,急雨狂風燕不來。」詩的前三句,是湊拼前人之作而成。

第一句,《古詩十九首》之五和魯迅的《悼丁君》:「如磐夜氣壓重樓,剪柳春風導九秋。瑤瑟凝塵清怨絕,可憐無女耀高丘。」

第二句,李白的《行路難》:「金樽美酒斗十千,玉盤珍羞值萬錢。停杯投筯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暗天。閒來垂釣碧溪上,忽復乘舟夢日邊。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第三句,李煜的《浪淘沙》:「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裏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三十五、六年前,亦即上一世紀的六七、六八年間。那是一個怎麼樣的歷史時代、怎麼樣的「急雨狂風」,大家都知道。連草木都被淹沒拔起,還有什麼報春的燕子呢?「急雨狂風燕不來」,這便是第四句、亦是全首的背景。

兩年多前,在我的《和友人贈詩並七十自壽七絕三首》中,第一首是:「劍氣未闌驚髮白,高樓獨上不吹簫。百年血淚凝綦轍,望斷天涯路一條。」三十多年了,亦即我現有生命的一半。那時候「茫然拔劍」,至今「劍氣未闌」;那時候雖曾「幾徘徊」,其後也沒有「長風破浪」、「直掛雲帆」的際遇,卻一直「望斷天涯路一條」地往前直走,到了「髮白」的今天。這是源於什麼的力量呢?

我雖無「欄」可「憑」,但時刻無忘故國,天天遙念在這「江山無限」活著的同胞,盼望著從那裏飛來報春的燕子。什麼時候才有報春的燕子和春天啊!這從來是我的力量的泉源。

在既有的生命的中點之前,我這樣地走;在此之後,也這樣地走。我是貫徹始終的。這時候,想起這首舊作《無題》,有在回顧中去自勉之意。我還把這舊作,印在去年自製的聖誕卡上。收到這聖誕卡的朋友,可從本文了解得個中的意思。

順便奉告:專供教師、家長、學生閱讀的本欄文字選輯之一《回眸時看》,已三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