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讀去再深思

《狼圖騰》是那麼厚厚的一本,在臨近快要讀完的時候,我便決意去重讀。不是一讀完就立即接着去重讀,要擱一擱,冷一冷,讓感情從形象思維的俘虜中,擺脫跳出來,心平氣靜地去作邏輯思維。會慢慢地讀,不一口氣地讀,還作一些簡單的筆記。

這小說的主題立論,叫我佩服,但不完全信服;叫我驚醒、猛省,但還得去深省,反覆去深思。民族性格這問題,實在太重大了,涉及過去幾千年的歷史,是魯迅一生批判的重點,更涉及當前的國情和未來的國運。

我自幼素無大志,到此暮年,就更沒有,但家國之情,仍是那麼濃烈。不是還想去做一些什麼事,只對引起的心中疑問,總不能放下。

作者姜戎說:中國的民族性格屬羊,必須輸入狼的血液,才能重振復興。是否真的是羊的性格呢?這性格的形成,是否全因農耕社會呢?怎樣去輸血,血型是否相同,否則,是否會引起併發症,甚至暴斃呢?小農意識一直被詬病,但存在決定意識,單單是輸血,就能夠改變那存在,進而改變那意識嗎?……

這書的最後一章《理性探掘》,從歷代歷史,分析了中國的羊和狼的民族性格。我對歷史的認識膚淺,難於置喙;但這幾十年來,從親歷、目睹、耳聞的中國和香港的變化發展,還可以得到切實的資料,去深思、分析、歸納的。

我親歷了抗日戰爭,尤其是逃難返回原籍的三年多,目睹鄉民堅壁清野,組織自衛隊,奮勇抗敵。當權者是羊,他們卻是狼。

作者姜戎說:建國以來,繼續迷戀鼓吹農耕,甚至把城市知識分子趕到農村去,導致小農意識更為濃厚。目前,農業總產值雖降為次要,但仍有九億農耕人口,佔全國人口絕對優勢。這樣的民族存在,影響到農民以外的各個階層,以至新生階層。開放改革後,競爭性的市場經濟有了進展,民族存在開始改變,民族存在決定民族性格的規律,開始向強悍的方向發生作用。中國人的性格,也開始自發地向狼圖騰回歸。

這一段歷史,我就更清楚了。建國後,羊性格的小農意識,真的更為濃厚嗎?在土改的殘酷鬥爭中,農民卻表現出兇暴的狼的性格。在歷次政治運動中,尤其是文革,狼的邪道更發揮得淋漓盡致,前所未見。當然,絕大多數人是被吞噬的羊,他們是甘願做羊的嗎?

七六年的四五事件、八九年的六四事件,奮起的人民也有一點狼的性格罷?跪在新華門前的學生,的確似羊;但那時候,全國各地起來響應的人民,也有點似狼,只不過沒有那麼狡黠而已。但施以血腥鎮壓的,卻更似狼。最近,國內各地的反日示威遊行,又怎樣呢?

經濟開放改革以來,官吏的貪污腐化和國民道德的墮落敗壞,都顯露出狼的面目。這是不是因為政治仍然專制獨裁,沒有民主和法治,只釋放出反面的狼的邪道呢?

至於香港,是在輸入着羊的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