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炒」與自「炒」

二月一日,在金老堯如的追思會上,羅孚老兄說:「我被共產黨炒了魷魚,他卻炒了共產黨魷魚。」意思是:羅被黨開除,金則自行退黨。以俗語比喻與黨的關係,有點幽默,細想則極其沉重,個中血淚斑斑。

羅為什麼被「炒」,大抵與他以莫須有的罪名,在京被拘押,其後又幽禁了十年有關。至於金的自「炒」,很清楚因看不過六四的血腥鎮壓。他們都已年逾八十,年輕時冒著殺頭的危險,加入地下黨,辛勤地為理想奮鬥了幾乎一生,而且工作出色,苦勞和功勞都很大。到了風燭殘年,竟被「炒」和自「炒」。不是他們背叛了中共,而是中共背叛其理想。負負得正,這「炒」是正面的,說明了他們始終堅持理想。

中共起家,靠著三面旗幟:一、社會主義的理想旗幟;二、受壓迫人民的階級旗幟;三、愛國主義的民族旗幟。這三面旗幟,凝聚了當年全國的精英。打仗主要靠分了土地的農民,是第二面旗幟的推動。作為骨幹的知識分子,完全是因為這三面旗幟的感召。中共的理論,一貫強調工農參加革命最堅定,我卻以為大多因「不見所欲,其心不動」而已;但知識分子,卻為理想拋棄了本來較優裕的生活而投身,往往雖百折而不悔,更為可歌可泣。羅和金,就是這樣的知識分子。

第一和第二面旗幟,已經完全破爛了。且看看,今天的「三個代表」、下崗工人、貧困農村、弱小社群等等;反對剝削、貧富懸殊、「各盡所能」、公平合理等等,提也不大敢提了。至於第三面旗幟,還有多少欺騙作用,於是拚命高舉,獨一飄揚。假如愛國不等於愛黨,愛國是愛廣大的人民、傳統的歷史文化、壯麗的錦綉山河,拚命高舉的,是真正的愛國主義的民族旗幟嗎?且看看,自建國以來,廣大人民遇著怎樣的精神生活和物質生活,傳統的歷史文化以至道德受到怎樣的摧殘扭曲,壯麗的錦綉山河受到怎樣的破壞污染,這只不過是,掩飾著一黨專政的政權的假旗幟!

在接寫本欄之初,我寫了一篇《種種的失戀者》(見結集一《捨命陪君子》),隱晦地以「失戀」比喻種種人與黨的關係:有的自殺;有的退出江湖;有的仍然癡戀;有的淪為皮條客;有的繼續去追求新的憧憬,仍然歌頌梁山伯和祝英台、羅密歐和朱麗葉……。最後的一種是可敬的。

「炒」,不管是「被」還是「自」,都是「失戀」。這是不惜和無憾的「失」。羅與金,「失」而復得,得到真正的愛國主義,可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