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話與謬論醜態

來玩一個遊戲。我先說幾個笑話,然後讓讀者們在最近的擾擾攘攘的謬論醜態中,舉出與其近似的事例。當然,一笑話可有數事例近似,亦可無一。以下是笑話:

盲者與另一人同坐路旁。那人看見某事,大笑起來,問盲者:你也以為可笑嗎?盲者連忙大笑幾聲,答道:跟著你笑,總不會錯!

師與徒甲乙郊遊。口渴,命甲前往一人家取水。一人正坐門前,細讀老祖宗的遺囑,指著其中的「真」字,問甲識此字否?甲答是「真」字,被責錯了,不給水。師命乙再去,乙答是「直八」兩字。那人讚他答得好,給了水還請他喝酒。師喟然嘆曰:如此世道,說出「真」相總要吃虧,「直」說「八」道才受歡迎!

某人死了,到陰間去見閻王。閻王忽然放了一個屁,他連忙口鼻張開,大力吸了幾下,說道:「大王尊臀,洪宣寶屁!依稀絲竹之音,彷彿麝蘭之氣!沒有大王,就沒有這樣的寶屁!」閻王大喜,差牛頭馬面送他還陽。

某人嗜酒,醉了即性亂。一日,牽狗上街,大醉而歸,倒在途中。有人偷了他的狗,把狗索套在他的頸上。他醒來,摸摸頸上的狗索,大吃一驚:我怎麼變了狗?向途人大罵:我與你們一模一樣,我是狗,你們也都是狗!

某巨富惡霸,年五十五;其子雖僅七歲,但刁蠻乖張,已儼然一小霸王。相命者推子之壽為五十,子大哭對父說:你一定要活到九十八歲!否則,你死了,我還活著,誰來庇護我?

某人捉了一隻甲魚,想烹了來吃,但又恐怕別人說他殺生。於是,用一個大鑊,生火燒了滿鑊沸水,再以兩枝小竹,橫搭在鑊上。對甲魚說:倘你能從這邊爬到那邊,便把你放生。甲魚遵其言,戰戰兢兢地勉力爬過了。那人說:你爬過了,很好!但我沒有說過,只爬一次,你再爬多幾次給我看看!

一輕薄少年,招搖過市,風吹起衣裳而露出紅綾褲子。官責其奇裝異服和奢侈,要打十大板屁股。他脫下衣裳受刑,卻露出那褲子的上半截,原來是白麻布接縫的。他對官說:是否可少打五板?

文革時,林彪有名句曰:「讀毛主席的書,聽毛主席的話,按毛主席的指示辦事,做毛主席的好戰士。」一教師,自忖不是解放軍,為符合自己的職業身分,把句中的「戰士」改為「老師」。竟膽敢做毛主席的「老師」,被打為「現行反革命」。

最近的謬論醜態,也會成為歷史的笑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