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氏已姓共」

翟暖暉兄,讀了本欄三月十八日見報的拙作〈最短的朝代〉,深有感觸,於病中力疾寫了一首長達四百多言的五古寄來,並希借此框框刊出。他已年逾八十,曾任全國政協委員,可謂經歷滄桑,洞明世事國事;與我交往四十多年,肝膽相照。來信有云:「內容並無特異之處,不過由你得來的靈感,將你轉述的那句珘祖龍魂死秦猶在珨,作縱的串燒式闡述,賦予常常掛在港人嘴唇邊的那句珘結束一黨專政珨口號以史實上的生命力,讓人了解黨禁對國民智力發展的危害性罷了。」這一位從悠長的歷史中走過來的老人,希望表達他一生總結出的深刻經驗教訓,我是義不容辭的。詩如下:

「秦王怒按劍,天下皆震恐。出兵吞六國,版圖歸一統。有國雖短暫,流毒今仍重。漢循秦舊制,法令多苛冗。肉刑雖廢除,荒墳代貴踊。口罩雖捨去,思想仍操控。療病靠良方,甘苦非伯仲。劉徹黜百家,試闈獨尊孔。此計安天下,至今仍受用。獻策者何人,赫赫大儒董。洗腦易坑焚,歷代皆稱頌。從此華夏人,休發爭鳴夢。老子啟廸大,只合婦人誦。公孫巧思辯,只合居蠹蛹。科學與哲學,可封魚露甕。出路有一條,請君鑽窄洞。典章委野草,溫公曾嗟痛。科舉選人材,荊公有詠諷。士子何所得,敬梓非謔哄。宋明理學興,孔孟當神奉。格物格到心,自省成困櫳。內在可超越,今人更賣弄。此說若成立,阿Q 亦一勇。降年及清季,窄洞更收攏。八股大推行,愚昧登貴寵。鴉片一戰役,腐政不堪碰。辛亥革命後,覺者日以眾。德賽兩先生,五四初馳縱。可嘆今有人,竟不辨鴉鳳。轉輾至今朝,嬴氏已姓共!學習與改造,窄洞成磨礱。批判復批判,鑽石亦鈍懵。人才變奴才,奴才方受捧。祖龍魂尚在,毛詩一語中。孔孟與毛鄧,共榮茂陵塚。祖龍即翁仲,至今未搖動。哀哉中華魂,循此將斷送。逝魂招豈難,黨錮須解凍。民主與科學,終歸是好種!社會須力爭,豈徒付一慟!灌灌此老夫,聊作野人貢!」

「轉輾至今朝,嬴氏已姓共!」這兩句真好,一針見血。翟兄還附寫了註釋,因篇幅所限,未能一併轉錄,歉仄殊深。他推崇五四運動的「民主與科學」精神,認為至今仍須力倡,我深有同感。當時,實在是自春秋戰國以來,我國思想最活躍的年代。中共趁此契機應運而生,再借人民苦難而奪得政權,然而建國後,大反「民主與科學」,成為豈止百倍的秦始皇!百倍的暴政,又存在得比最短的朝代長多少倍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