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蔣彥永醫生致敬!

去年春,解放軍退休軍醫的他,挺身而出,揭露北京瞞隱SARS疫情,受到全國全球的讚揚。《時代》周刊和《亞洲周刊》,選他為靆三年亞洲風雲人物。最近,他以更為大無畏的精神,在人大政協兩會前夕,在「六四」事件十五周年即將到來的時候,上書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全國政協、國務院,要求平反「八九」民運。

他的信長達六千字,報章大多只摘要披露,我卻認為,值得全文細讀。雖然可在網上找得,但為了更廣泛流傳,特此建議:《明月》、《爭鳴》、《開放》等雜誌,應全文轉載;於四月份刊出,編排版位的時間還綽綽有餘。

「六四」的血腥鎮壓,他在救死扶傷的親身經歷中,目睹死傷枕藉,從醫三十年也被嚇呆了。大家還記得,那時候的袁木怎樣說嗎?

一個剛領了結婚證書的青年被殺,傷透了心的母親說:「我很小就參軍,入黨,跟著共產黨打日本,打蔣介石。現在我們解放軍卻把我心愛的兒子打死了,我一定要找他們算賬。」

一個參加過越南戰爭的退伍少校,傷了胳膊,但左右的一少一老都中彈當場死去。他說:「我們解放軍在文化大革命的支左工作,曾使自己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受到很大傷害。這次部隊用機槍、坦克殺害自己的老百姓,更是天理難容。」

信中證實了一些過去的傳聞。先行進城的部隊,因為了解學生運動真相,不能用來鎮壓而撤走。其後調來的,路上不准看報聽收音機,到達北京才被告知,發生了反革命暴亂要去鎮壓。

事件後,進行全面的審查。蔣認識的醫院院長和副院長,因同情學生,又不肯說假話,被免職。另一個捫住良心的副院長,卻升為正。

中顧委開會,打算批判于光遠、杜潤生、李銳、李昌四人,並拒絕他們重新登記為黨員。陳雲寫信,由薄一波宣讀:這件事再不能這樣做了,我們過去在這方面教訓已經很多,難道將來還要再給他們平反嗎?這樣,事情才不了了之。由此亦可見,陳對鎮壓的態度。

楊尚昆曾對蔣說:六四事件是我黨歷史上犯下的最嚴重的錯誤,現在他已經無力去糾正,但將來是一定會得到糾正的。

我希望讀者們,把蔣信的全文找來一讀。年長一輩,可知道更多真相和重溫歷史;年輕一輩,可認識一些真相和了解歷史。在有人極力掩蓋真相,要使人們淡忘歷史的時候,這信有如暮鼓晨鐘。

謹向蔣彥永醫生致以崇高的愛國民主的敬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