頌關帝夫人對聯

不少讀者對聯語很有興趣。《咬文嚼字》○四年合訂本,刊有一些妙聯,轉介給大家分享。

乾隆附庸風雅,愛出聯考人,先說他的兩則。紀曉嵐隨他路過關帝廟,他靈機一觸,對紀說:歌頌關帝的聯語,到處可見,唯未見吟咏其妻子的,你可否作一對聯讚揚她?史書《三國志》或小說《三國演義》,都未見有隻字提及這位關夫人,全無資料,「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如何去讚揚呢?紀不愧滿腹經綸,才高八斗,吟道:「生何年,歿何月,皆無從考;夫盡忠,子盡孝,豈不謂賢?」

避去其本人事迹,只從其夫其子的忠孝,側面去稱讚其「賢」。乾隆大悅,重賞了紀。

新科進士劉鳳誥,獨眼。乾隆賜御宴,不喜其貌,出對留難他:「北宋寇萊公,雙天官,雙管齊下著詩書」,故意嵌一「雙」字,寇萊公即寇準。劉不慌不忙,說出下聯:「大清劉鳳誥,一目人,一目了然讀文章」。乾隆難不倒他,出一更露骨的上聯:「獨眼不登龍虎榜」。劉立即應聲而答:「半月依舊照乾坤」。乾隆仍不肯罷休,又出上聯:「東啟明,西長庚,南箕北斗,朕乃摘星漢」。劉不亢不卑,說出下聯:「春牡丹,夏芍藥,秋菊冬梅,臣是探花郎」。乾隆至此,方另眼相看。劉後來成為一代名臣。

安徽定遠縣的城隍廟,有一對聯:「淚酸血鹹,悔不該手辣口甜,只道世間無苦海;金黃銀白,但見眼紅心黑,哪知頭上有青天。」聯中酸、鹹、辣、甜、苦五味,對以黃、白、紅、黑、青五色,不但巧妙,且促人警醒,勸人向善。

清咸豐年間,湖南平江有一李秀才,頗有文才,卻恃才傲物。一日,外地的一位劉秀才,路過投宿。李見他形容枯槁,衣衫破舊,搖頭說:「樹大杈多,不宿無毛禽鳥」。劉聽出其諷意,答道:「灘平水淺,難藏有角蛟龍」,掉頭而去。李追上前,劉問他貴姓,李洋洋得意說;「騎青牛,過函谷,老子姓李」,又反問劉貴姓?劉答道:「斬白蛇,興漢室,高祖是劉」。李才知道這個窮秀才,文采不凡,便讓他留宿。

翌日,兩人外出,李仍想出對難倒劉。路過一唱戲班,敲着鑼鼓,李吟道:「搭東台,唱西遊,南腔北調」。劉不假思索,脫口答道:「播春種,育夏秧,秋收冬藏」。繼續前行,見一果園,李又吟道:「湖北廣柑,皮甜蒂苦瓤酸」。劉也隨即回應:「海南胡椒,葉臭花香籽辣」。走到一座石橋,正好一小舟從橋下穿過,李又出上聯:「船小如梭,橫織江中錦綉」。劉見遠處有一高塔,對曰:「塔尖似筆,倒寫天上文章」。李至此才折服,為自己的傲慢而心愧,誠心誠意為劉餞行,結為莫逆之交。

某酒家生意清淡,店主請人撰寫一對聯:「東不管,西不管,酒管;興也罷,衰也罷,喝罷!」貼出後,生意興旺起來。

香港影星莫愁去世,易君左撰一輓聯:「與爾同銷萬古,問君能有幾多。」上聯出自李白的《將進酒》,下聯出自李煜的《虞美人》,都省去最後一個「愁」字,與「莫愁」之名貼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