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偷師

明朝嘉靖年間,奸臣宰相嚴嵩,大權在握。趨炎附勢者如蟻赴羶,爭著拜他為乾爹義父。

一天晚上,他坐在內廳。乾兒義子們求見,雙膝跪地而行,進入廳內,在他前面大叩響頭,大說歌功頌德、阿諛諂媚的甜言蜜語。他洋洋自得,隨口即說:給你這個官職,給他那個官職。眾人得到賞賜,又紛紛大叩響頭道謝,趨前左右侍奉,那醜態更千奇百怪。

鬧劇剛演過了一會,屋簷瓦上忽然發出聲響,大家都以為是有賊,呼喝捉拿,吵作一團。在紛擾中,一人從上跌了下來,衣衫襤褸,呆站著不動。他被捉到嚴面前受審,要送去給主管的官吏懲處治罪。

他下跪,自報姓名叫張祿,是乞丐,不是賊。有一個叫錢禿子與他一同行乞的乞丐,所得到的施捨接濟總比他多得多。他向錢請教,是什麼緣故?錢說:行乞要善於獻媚,長於花言巧語,你找不到要訣竅門,所以收入不能與我相比。張求錢指點,錢不肯。其後,張聽得嚴府每晚都有許多人來乞求賞賜,這些人的求乞技巧一定比錢更高明。於是,夜裏躲在簷瓦上,從縫隙中,偷看偷聽各人的舉止言語,以求學得媚骨佞舌。這樣偷看偷聽,已經三個月了,剛剛揣摩出一些門道,今晚竟不幸事敗被捉。他懇求嚴從寬發落。

嚴聽了,很是驚訝,環顧眾乾兒義子,笑著說:原來行乞也要講究技巧,乞丐也有其成功之道。你們的確有這方面的本領,就把這乞丐收了做徒弟罷!

張的罪被赦免了。眾人都唯唯遵命,把張帶走,並日夜輪流當他的老師。不到一年,滿師了,張的行乞技巧遠遠超越錢禿子,收入更高高在其之上。張還把技巧傳給其他乞丐,一代一代地傳授,竟然在行乞這行業中,蔓衍出一個支派來。

這故事,見諸《諧鐸》一書,是清代乾隆人沈起鳳所作。

算一算,嘉靖是 1522-1566,距今已四百多年了。經歷了那麼悠久的歲月,以張祿為鼻祖的那一個乞丐的支派,是否仍存在呢?倘若存在,那行乞的技巧是否與時並進,更為登峰造極呢?

也許不多人察覺,在每年人大政協兩會召開前夕和舉行期間,令人作嘔的歪論醜態特別多。為什麼呢?就是趁矚目之機,去積累本錢,以乞求下屆連任。這是那支派的變種徒子徒孫。對日前的「愛國論」,應作如是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