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容道上

關公義釋曹操的故事,家喻戶曉,未讀過《三國演義》的,也知其梗概。至於「華容道上」的細節,讀過的卻或會忽略,如何寫得「義勇之氣可掬,如見其人」。

孔明借東風,周瑜縱火攻,連環船被焚,曹操大敗於赤壁。孔明料得曹必逃經華容道,而又知曹命不該盡,乃與關公立軍令狀,差其扼守,實則有意縱之。這情節,見《第五十回:諸葛亮智算華容、關雲長義釋曹操》。

「一聲砲響,兩邊五百校刀手擺開,為首大將關雲長,提青龍刀,跨赤兔馬,截住去路。操軍見了,亡魂喪膽,面面相覷。操曰:『既到此處,只得決一死戰!』眾將曰:『人縱不怯,馬力已乏,安能復戰?』程昱曰:『某素知雲長傲上而不忍下,欺強而不凌弱;恩怨分明,信義素著。丞相昔日有恩於彼,今只親自告之,可脫此難。』操從其說,即縱馬向前,欠身謂雲長曰:『將軍別來無恙?』雲長亦欠身答曰:『關某奉軍師將令,等候丞相多時。』操曰:『曹操兵敗勢危,到此無路,望將軍以昔日之情為重。』雲長曰:『昔日關某雖蒙丞相厚恩,然已斬顏良誅文醜,解白馬之危,以奉報矣。今日之事,豈敢以私廢公?』操曰:『五關斬將之時,還能記否?大丈夫以信義為重。將軍深明《春秋》,豈不知庾公之斯追子濯孺子之事乎?』雲長是個義重如山之人,想起當日曹操許多恩義,與後來五關斬將之事,如何不動心?又見曹軍惶惶皆欲垂淚,越發心中不忍。於是把馬頭勒回,謂眾軍曰:『四散擺開!』這個分明是放曹操的意思。操見雲長回馬,便和眾將衝將過去。雲長回身時,曹操已與眾軍過去了。雲長大喝一聲,眾將皆下馬,哭拜於地。雲長愈加不忍。正猶豫閒,張遼驟馬而至,雲長見了,又動故舊之情;長歎一聲,並皆放去。」

其中的一個典故,要作註釋。春秋時,衛國派庾公之斯追擊子濯孺子。他們都善射,子濯孺子因病不能拿弓應戰。庾公之斯說:我跟尹公之他學射,他又跟你學射,我不忍以你的箭術來傷害你。於是,把箭鏃脫掉,射出四枝沒有箭鏃的箭而回去,放走了子濯孺子。

上述的描述,充分刻劃了關公的內心矛盾,加強了故事的曲折延宕。尤其是,見眾軍過去,又大喝一聲,眾將下馬哭拜,愈加不忍;最後遇張遼,動了舊情,才「長歎一聲,並皆放去」。

初讀名著,大多對技巧未及推敲;所以值得重讀細讀,特別是有心學習寫作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