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腸肥必然腦滿」

國內出版的《往事並不如煙》,內容有所刪節,其後更被禁了。牛津出版社,出版了香港版,改書名為《最後的貴族》,並把刪節了的補上。很可惜,沒有把補上的,用黑體字印出,或在其下加上底線。一些讀者,便拿着兩個版本來對讀,去找出之間的分別,由此了解當前國內的禁忌。四月份的《開放》,刊出待續文章,列舉部分刪節了的字句。這樣,總不比用黑體字或加上底線,那麼一目分明。

一位讀者讀的是香港版的《最後的貴族》,來信問:章乃器對着毛澤東像說了一副對聯,「腸肥必然腦滿,理得而後心安」,是什麼意思?

我讀的是國內版的《往事並不如煙》,記憶中沒有這對聯。拿出書來翻檢,只提及章念了一副最近寫的對聯,沒有對聯的內容;女兒羅鳳儀警告其母康同𤩹,這對聯只可聽,不能對別人說。於是,我去書店翻檢香港版的《最後的貴族》,果然發現了。

反右後,章和章伯鈞安排了在康家會面。章對着毛像,一字一頓地念出此聯。大家聽了,心裏共鳴,卻寂然無聲。半晌,康才讚寫得好。

對着毛像念這對聯,顯然是針對毛的。

上聯改自成語「腦滿腸肥」。這成語含貶義,形容一些人生活優裕,食飽飲醉,長得胖胖的一副難看的樣子。那時候的毛,的確是胖胖的,但章卻有更深刻的意思:毛已打下江山,位居顛峰,忘記了艱苦的歲月,變成了胖胖的暴發戶似的,不但「腸肥」了,「腦」子裏還膨脹着自「滿」自大的思想,這是「必然」的。

下聯改自成語「心安理得」。這成語本含褒義,指一些人因為手上掌握「得」道「理」,即使受到誤解、低貶、攻擊,也內「心」「安」然。章或以此來自喻,雖然被打為大右派,卻沒有錯,於是「心安理得」。這也可以是一句反語的問話,問毛是否有自省,自己是否「理得」,否則你怎能「心安」?兩個意思,我以為後者較佳。

用了兩句常見的成語,加上「必然」和「而後」兩個詞語,翻出新意,確寫得好!

馬力在本欄左邊的專欄,也大讚這本書好。他認為,好在哪裏,可否說其一二?國內對內容作了刪節,甚至禁了,是什麼緣故,是否應該?他對這對聯,又作怎樣的解釋?為什麼幾乎所有的右派都平反了,只章伯鈞和羅隆基等七人卻至今未平反?更遑論,拿書中所述,與中共曾對民主黨派所作過的「長期共存、互相監督」的鄭重承諾,來對比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