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不虛施細碎讐」

律詩的第三四和五六句,必須對偶;首末四句或絕詩、古詩則不必,但也不時有這樣的句子。我很愛欣賞詩中的對偶。「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這是陸游的傳誦名句,茲舉出他另一些我喜歡的,供讀者一讀。

「酒寧剩欠尋常債,劍不虛施細碎讐」(《西村醉歸》)。「剩欠」:不是全欠,只欠一些。「尋常」:一般,普通,不是大大筆的。「虛施」:白白亂揮,不中。「讐」:音酬,義與仇同。上句,一派不覊豪放;下句,不計小恩小怨,但卻執著大是大非的原則。

「花如解笑還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閒居自述》)。把「沉默是金」形象化了。

「或攜短劍隱紅塵,亦入名山燒大藥」(《對酒嘆》)。「紅塵」:即鬧市。「燒大藥」:修道也。大隱於市,小隱於山。未有報効機會,仍「攜短劍」,不忘壯志;或修道延年以等待。

「三萬里河東入海,五千仞嶽上摩天」(《秋夜將曉出籬門迎涼有感》)。「仞」:古時以八尺為仞。「嶽」:高山。以磅礴誇張的筆調,歌頌祖國山河的偉大壯麗。

「公卿有黨排宗澤,帷幄無人用岳飛」(《夜讀范至能〈攬轡錄〉,言中原父老見使者多揮涕,感其事作絕句》)。「范至能」:即范成大,曾去金作特使,請求歸還宋歷代皇帝陵墓所在地,不果。歸,寫《攬轡錄》,敍在金所見。「公卿」:朝中大臣。「宗澤」:宋抗金名將,被主和派排擠,抱恨而死。「帷幄」:軍帳。以宗澤和岳飛事,直斥主和派的可耻。

「一身報國有萬死,雙鬢向人無再青」(《夜泊水村》)。有不怕死一萬次的報國之心;但雙鬢已白,對人來說,卻沒有再變黑的時刻了。空有報國的抱負,痛惜青春逝去。

「生無鮑叔能知己,死有要離與卜鄰」(《書嘆》)。「鮑叔」:春秋時,鮑叔與管仲為知己,管說:「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鮑叔」。「要離」:春秋時刺客,為報吳王闔閭知遇,刺殺慶忌後自盡。生時雖然沒有像鮑叔這樣的知己,但也要像要離幹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死了葬在他的墓旁。

「志士淒涼閑處老,名花零落雨中看」(《病起》)。以在雨中零落的名花,比喻被投閑不起用的志士,淒涼老去。

「山經宿雨修容出,花倚和風作態飛」;「千群鐵馬雲屯野,百尺金蛇電掣空」。這兩聯寫景,篇幅所限,不註詩題和解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