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九億同胞真苦!

「農民真苦、農村真窮、農業真危險」,這是一個湖北鄉委書記李昌平,在四年前上書總理朱鎔基說的話。其後,他受到報復,被迫遠走他鄉。中國農民約有九億,約佔全球人口的七分之一。假如你想了解他們的「苦」、與其有關的「窮」和「危險」,我虔誠地推薦這本書《中國農民調查》(陳桂隸、春桃著,人民文學出版社)。

作者夫婦,放下出生幾個月的孩子,幾乎耗盡所有積蓄,地氈式地深入採訪了安徽的五十多個縣的農村。再歷兩寒暑,三易其稿,寫了這個調查。他們說:「我們本來就是農民的後代,……走近中國農民時,我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和隱痛」。其實,每一個有血性的人,讀了都會感到震撼和隱痛。

我只來簡略轉述一下,那「苦」的一些現象。

苛捐雜稅,多如牛毛。各種收費,幹部隨心所欲,說收就收。中央規定的,有九十三項;地方規定的,多達二百六十九項。荒謬到,竟有所謂司法人員的服裝費、學校的掃帚費、夫妻恩愛的保證金、與村幹部論理的態度費……。一個村,突擊檢查生育計劃,就罰了三百一十多萬元。一個外出民工,被關了十八天,交出八千元才放人。伸手要錢,不給就毒打或搶走家具。

幹部橫行,無法無天。隨時隨地任意打人、抓人、甚至殺人。大高村農民上訪查賬,竟遭報復,派出公安武警二百多人,只有百多人的村落,抓去五十二人,其中有三歲小孩和七十多歲老人。上訪的代表,在途中被堵截拘捕,甚至到了北京,也派人去捉回來。一個村委主任,因貪污和姦污婦女,判處徒刑一年緩刑兩年,在緩刑期間,竟又指派為另一條村的村委副主任。

勾結串謀,狼狽為奸。不但是縣、鄉、村各級地方幹部,上下一個鼻孔出氣,欺壓農民,連公安部門、檢察機關、法院,以至地方傳媒,也結成利益相關的聯合陣線,互相包庇。公安抓人,檢察起訴,法院亂判,傳媒歪曲,織成鋼鐵般的天羅地網,農民只得在其內任由魚肉。檢察院的起訴書,無人知道內容;法院的判決書,不發給被判者、親屬和律師。

……

書中涉及的幹部,絕大多數點了真實姓名。在書末,提到多年前一個曾帶頭上訪而被通緝追捕、開除黨籍的領袖,平反後做了村支書,竟然異化了,成為了有暴行的被上訪的對象。值得深思!

梁立人曾發明了中共的新三大法寶,其中之一是《白毛女》。我真希望他能讀讀此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