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忘六四事件平反八九民運——立法會動議辯論

主席︰

從回歸之前開始,每年的「六四」周年紀念前夕,我都在本會提出這樣的動議。以後,會不會被認為,有冒犯中央之嫌而被禁止呢?我希望,這一次不是最後的一次。

去年春,揭發沙士疫情的蔣彥永醫生,被《亞洲周刊》評為該年度風雲人物,被《時代周刊》稱為「一位醫生的真話拯救了一個國家」。這樣的一個人,相信沒有人可以懷疑他的誠信。

全國人民的心願

今年二月二十四日,他上書人大、政協、中央政治局和國務院,要求為「六四」事件「正名」。「正名」也就是「平反」的溫和的說法。在信中,他以參與搶救的目擊事實,指證了血淋淋的殘暴的屠殺。他反映了當時人民的悲憤。他透露了楊尚昆表示︰六四事件是我黨歷史上犯下的最嚴重的錯誤,現在他已經無力去糾正,但將來是一定會得到糾正的。陳雲致函中顧委會,反對秋後算賬,去批判和開除同情支持民運的元老;于光遠、杜潤生、李銳、李昌等人說︰難道將來還要再給他們平反嗎?蔣醫生說︰「糾正六四的錯誤是全國人民的心願,也是全世界人民的心願。」我們今天的動議,如他所說的一樣,「是全國人民的心願,也是全世界人民的心願。」

在幾天前的母親節,「六四」事件中被奪去獨子生命的丁子霖教授,給了香港母親們一封信。她說︰「一場血腥的屠殺就奪走了連兒年輕的生命,也終止了我此生的幸福。從那以後,我覺得一年一度的母親節已與我無緣了。我甚至怕過這個節日……。」「我們站起來的天安門母親群體,不僅要尋求正義,公正解決『六四』問題而進行不懈的抗爭,而且還要為爭取自由、民主而作出自己的努力。」她說得到「平反六四」,就是為了爭取自由、民主。

過去,在同樣的動議辯論,楊耀忠曾含血噴人,說「八九民運」是受外國勢力利用,與外國勢力勾結,請他讀一讀蔣彥永醫生和丁子霖教授的信。

最近,傳媒透露,中方高官認為,支聯會要放棄「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才會與參加支聯會的民主派溝通。我回答說︰支聯會的五大目標是,「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要放棄「結束一黨專政」,是否也要放棄「建設民主中國」呢?不「結束一黨專政」,怎能「建設民主中國」呢?他們是否也反對「建設民主中國呢?是否認為「建設民主中國」也是對抗性顛覆性的呢?所以,所謂「溝通」,只不過是要我們永遠在「一黨專政」之下,放棄對民主、自由的追求,做貼貼伏伏的順民而已。

還有豪情似舊時

從今年初響起「愛國論」的噪音開始,支聯會和我,頻頻受到點名攻擊。最近,連我的朋友也受到辱罵、恐嚇、推撞,至今支聯會去買活動保險,仍被拒絕。現在,借本會的記錄,寫下我們的莊嚴誓言︰在任何壓力下,都不畏懼,不退縮、不放棄,一定堅持下去,戰鬥到底。五月三十日的大遊行、六月四日的燭光悼念集會,無論政治或自然的風雨,怎樣狂暴,都如期舉行。我們已作好了公民抗命的準備。香港的民主運動,要多經風雨,在鍛煉中壯大。我已約了李明逵會晤,至今未有答覆。

在上世紀四十年代下半葉,那時候還很年輕,唱過一首歌,頭兩句是︰「坐牢算什麼?我們骨頭硬!」想想公民抗命,這兩句歌在腦海縈繞。我曾將魯迅的一句詩,改了一個字,刻為閑章「還有豪似舊時」。

主席︰我謹此陳辭,提出動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