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洲地下黨支部

《香港野史—社會秘聞》(劉小清、劉曉滇編,三聯書店出版),商務先出版,後由三聯分類加上副題分冊出版。此書是其中的一冊,所謂「社會秘聞」,其實是政治事件,對四九年前,中共在港的活動,有不少的披露。雖曰「野史」,但根據海內外已發表的文章編成,大致「落字有據,史實可信」(《前言》)。我對其中的一篇《第三國際代表被救記》,頗有興趣。內容簡述於下:

四一年十二月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佔領香港。一名在港從事情報活動的第三國際代表(秘魯人),躲進瑪麗醫院被困,處境非常危險。八路軍駐港辦事處,指派負責機要工作的潘柱去營救。潘找到長洲島中共地下黨支部書記陳亮明,商量營救的具體辦法。潘和陳把支部的全體黨員,組成自衛隊,去執行營救計劃。

當初,計劃是這樣的:由一名女黨員披麻戴孝,化裝為喪婦,那秘魯人化裝為死者,蓋着棉被,扮作殯葬,抬出醫院。自衛隊則划船,泊在山腳的海邊等候接應。

潘和陳爬山上到醫院,用錢買了從醫院出來的醫務人員的臂章。潘戴着臂章進入醫院,幾經周折才找到那秘魯人。潘把營救的計劃告訴他,但他認為日軍把守得很嚴密,計劃不容易成功,寧願被抓了進入集中營,也不肯逃走而計劃敗露,連累了潘等人,作無謂犧牲。這計劃因此無法實現。

潘只得另想辦法。他細心觀察醫院的建築結構,發現下水道有隙可乘,於是制定了第二個營救計劃。在夜色掩護下,自衛隊通過下水道潛進醫院,除了救出那秘魯人外,還救出一批國際友人。在地下交通的安排下,這批國際友人被緊急送返國內。在重慶,周恩來專門親自接見了這第三國際代表的秘魯人。

潘柱即潘靜安。我曾在本欄,寫過一篇《遵囑而寫潘靜安》,收入結集五《悲欣交集》,就是介紹這位可敬的人物的。當日軍攻陷香港時,大批抗日人士被困,潘就是搶救行動的策劃者和參與者,他不單只營救了那秘魯人。

回歸前夕,董建華委任了行政會議的新成員,當時傳媒紛紛猜測,其中的某些人是否共產黨員。我在本欄寫了一篇《楊度與王孝和》,收入結集一《捨命陪君子》,以楊和王為例說:「不要把共產黨員看得太神秘,或完全不神秘。」這是對一些知名人士和官方機構而言,至於在各地區、民間團體和基層組織又如何呢?我對《香港野史》這一篇的興趣,就在於此。

從這一篇得知,在六十四年前,偏僻離島長洲已經有了中共地下黨支部,黨員足以組成一支自衛隊,人數不會是很少的。今天又如何呢?四九年中共奪得政權,九七年香港回歸一黨專政的一國,形勢當不是小好而是大好了,按毛澤東所說「支部建在連隊上」,在各地區、民間團體、基層組織,吸收黨員,成立支部。不過,那時與此時入黨的人已大大不同了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