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今年寫揮春

卸任立法會議員後,在街上、地鐵、食肆,不相識的市民向我打招呼和問候的,比以前更多。一些還問我:會繼續寫揮春嗎?我不但今年寫,以後如體力精神可以應付得來,每年都寫。

今年,一月八日我便開始到九龍東各區去寫,此外,還去過葵涌、旺角和銅鑼灣;二月三日(年廿五)轉往維園,直至九日(初一)凌晨二時半。約略統計一下,共四十二時節,超過一百個鐘頭和一萬張。總時間和張數,都比往年多,主要是不必到立法會開會,較易抽出時間。

二月三日下午四時,支聯會在維園的攤位開張,我給有派記者到場採訪的報館,按其報名,各寫一張揮春。《蘋果》:「智慧之果」;《明報》:「明辨是非」;《信報》:「信我得益」;《新報》:「新陳代謝」;《成報》:「成人之美」;《經濟》:「經國濟世」。商台早晨節目,由《風波裏的茶杯》改為《在晴朗的一天出發》時,我在本欄提過意見,心裏想了一副春聯送給它:「陰晴不改,風雨同行」。很可惜,一時未暇送去,也未有人可託。

「身體健康」、「出入平安」、「學業進步」,一如過去的兩三年,都是最多人要寫的。有兩位市民,寫了「身體健康」,然後說是送給我的,叫我一定要貼在家裏。我很是感激!

今年,要寫「平反六四」的,比過去幾年的多。其中的一位,要在同一張紅紙上,寫了「平反六四」外,還要多寫「心想事成」四個字。我很了解他的用意:人人都心裏想着「平反六四」,這件事是一定會成功的。

來寫揮春的,有一些是「自由行」的國內來客,寫的多是「世界和平」、「國泰民安」、「安居樂業」等,可以過關的字句。有幾位還要與我合拍照片;其中一個,與我合照時,在我耳邊說:「你對中共的批評,是最一針見血的。」

有兩個年輕人,一個要寫「搵份好工」,一個要寫「不要加班」。我想:前者正失業;後者則超時工作,反映了限制最高工時的訴求。

一些教師都要寫:「有教無淚」、「有教無累」、「小班教學好」等。

一位通信多次的本欄讀者,去年來維園支聯會攤位,我們才第一次見面,他送了一本英文書給我。今年,他又送給我一本《IAmDavid》,還囑我寫了「老而彌健」,給他八十多歲的母親。

大抵四年前,一位很斯文的老太太,要我寫「元亨利貞」,意思是:大通順,占問的事有利。接着的兩三年,她也有來寫這《易經》的第一句乾卦。替她寫過後,如有人說隨我寫什麼都好的,我便寫這四個字。今年,有六七個人說,我去年替他們這樣寫過,際遇都很好,今年要寫同樣的。其中一個,要我多寫一張也是《易經》的句子。我寫了「利涉大川」,並告訴他:最簡單的解釋,這是比「出入平安」更大的吉利。

寫揮春,是我與最多市民接觸,聆聽他們對未來一年的願望的最好機會,以後,我都不會放棄這機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