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個一字也是詩

紀曉嵐才思敏捷、幽默風趣,像蘇東坡一樣,有許多不知真假的流傳的軼事。

乾隆下江南,紀隨行。這個附庸風雅的皇帝,不時出一些難題來考問紀,紀都能巧妙地應付了,而且應付得很好。

一天,他們登上長江岸邊的酒樓眺望,欣賞風景。乾隆一時心血來潮,命紀即景作一首七絕,詩中必須嵌有十個一字。

紀走到窗前,臨窗放眼望去。但見天色陰暗,細雨霏霏,江面一片濛濛,很少往來的船隻,岸邊泊着一隻小船,船上有一個戴着笠帽、穿着蓑衣的漁人,正在垂釣。

他沉思了一會,即吟出兩句詩來:「一蓑一笠一漁舟,一個漁翁一釣鈎。」這兩句已用了五個「一」字,乾隆聽了,不禁點頭微笑,表示讚賞。但吟出了這兩句後,還有兩句和五個「一」字,紀卻作不下去了。他捻鬚低頭苦思,搜索枯腸,怎樣也想不出,下面要嵌有五個「一」字的兩句來。

乾隆以為這一次難倒他了,不覺有點高興,拍了一下桌子,哈哈大笑道:「這次,你也才盡了罷!」話剛說完,紀連忙下跪,說:「啟禀聖上,臣已經想出下面的兩句來了。」

乾隆收住了笑聲,立即問:「那兩句是怎樣的?快快念出來!」紀不慌不忙地,口中念出嵌有五個「一」字的兩句詩:「一拍一呼還一笑,一人獨佔一江秋。」原來他從剛才乾隆的笑聲動作中,觸景生情,信手拈來,圓滿地完成了乾隆所出的刁難命題。

紀的這一首七絕,不但內有十個「一」字,而且完全符合格律。用上十個「一」字已難,十個「一」字都是仄聲,完全符合格律就更難了。

這一首是首句平起押平韻的七絕,平仄的格律如下:「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根據「一三五不論」,第一句的第一個字「一」,用平仄均可;第三句的第三個字「一」,也用平仄均可;第四句的第一個字「一」,亦用平仄均可。紀巧妙地運用了「一三五不論」的規則,在三個平仄均可的字位,嵌了仄聲的「一」字,完成了這首有十個「一」字的七絕。

這首七絕,不但完全合乎格律,在用字造句意境上,也不至於太差罷?

我在本欄的《四句七言不是詩》刊出後,一位讀者來信說:寫舊詩,是不是只求文意通順,不必苛求遵從平仄和押同一韻部的格律呢?我不以為然。絕律合稱近體詩,格律嚴緊而又必須遵守,我對此是執著的。如果不按絕律的格律,只將四句二十或二十八字,八句四十或五十六字,湊拼起來,自以為是詩,實在是把詩低貶了。否則,倒不如去寫新詩。

其實,要弄通平仄和絕律的格律,並不難。讀一讀上月十七日,《世紀》版我的《我怎樣教小學生平仄和舊詩格律》,一天半天便可弄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