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鳥山花好弟兄」

續談辛棄疾詞中,我喜愛的句子。

「一松一竹真朋友,山鳥山花好弟兄。」松,歲寒而不凋,高風亮節;竹,內空而外直,虛心正直。像松和竹的人,才是真正的朋友。山鳥山花,不是名鳥名花,而是普通的無名的花鳥,可喻基層群眾。像山鳥山花的人,才是感情深厚的弟兄。九五年春,我參選市政局,對手是葉錫恩,傳媒稱為世紀之戰。結果,我以多百分之十五的票數大勝當選。事後,我寫了這兩句印製硬卡,送給助選的義工致謝和留念。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民主的歷史潮流,有如大江滔滔東去,是什麼也阻擋不了的。

「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廉頗,戰國名將。晚年,趙王遣使者探視,看他是否仍然健壯,能負重任?廉吃了米一斗肉十斤,披甲上馬,以示尚可用;但被受賄的使者出賣了,回報說他吃一餐飯三次失禁,因而被棄。辛慨嘆自己,連廉這樣被探視能否負重任的機會也沒有,沉重得很。在拙作《和友人贈詩並七十自壽七絕三首》中,有一句「能飯自知何必問」。時代畢竟不同了,雖然年老,想做點事,不必別人來問,也總可以有機會的。

「余既滋蘭九畹,又樹蕙之百畝,秋菊更堪餐。門外滄浪水,可以濯吾纓。」本欄拙作結集之八,書名《滄浪之水》;選輯之三,書名《滋蘭又樹蕙》。由此,可見我喜愛這幾句。

「我最憐君中宵舞,道『男兒到死心如鐵』。看試手,補天裂。」這是辛和友人陳亮之作,借晉祖逖聞雞起舞的典故,來讚揚陳;「男兒到死心如鐵」,是轉述陳以示堅決的說話。假如讓我們一試身手,就能像女媧補天一樣,把給異族侵佔的半壁河山,再一統起來!

「昨日春如十三女兒學繡,一枝枝、不教花瘦。」這是一個很幽默的比喻,春花盛放肥壯,好像初學刺繡的十三歲小女孩繡出來似的。小女孩天真爛漫,活潑調皮,無拘無束,不守成規,繡花時一味只求繡得大朵。不但描寫了花的形狀,還把小女孩那跳蹦蹦的生命力,也移植了花上。

「有美人可語,秋水隔嬋娟。」「美人」:不一定是美麗的女性,也可喻知己好友。雖然有可以傾訴的知己好友,但卻被千里秋水所隔,彼此只能仰望同一明月而互相懷念。

還有一些,不作解說了:「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搵英雄淚」;「秋菊堪餐,春蘭可佩,留待先生手自栽」;「君莫舞,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

我的解說,不盡是原意,只是他人杯酒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