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第二頁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發生在一九二二年意大利的羅馬。

一天早晨,一個名叫賈彼的年輕人,帶著一封介紹信,到羅馬的福奇康圖書館,拜謁館長,想找一份職業。館長卻外出了,不知什麼時候才會回來,他便坐在閱覧室等候。他本來就是喜歡閱讀的,既然在等候著,無事可做,便到書架去挑選一本書來讀。

他看見一本厚厚的《動物學》,看來已出版了多年,但卻似乎沒有人翻閱過,作者的名字是陌生的。帶著一點好奇,他挑選了這本書。翻開了,閱讀下去,覺得寫得深入淺出,而且很有趣味。埋頭埋腦地讀,約讀了一半,已是午膳的時間,但館長還沒有回來。他只好放下書,到圖書館附近去吃午餐;吃了又再回來,一是要拜謁館長,二是要繼續把這本書讀下去。

黃昏已經來臨,館長仍然沒有回來,圖書館快要關門。就在這時候,賈彼也把這本《動物學》讀完了,翻到了最後的第二頁。在這一頁的空白處,寫著幾個這樣的鋼筆字:

「本書的作者致我的第一個讀者:你要到派拉茲法院,取閱 L14675 號文件,這樣,你會有意想不到的命運。」

這是什麼意思呢?是不是作者有所委託,要替他打官司呢?他是不是有什麼委屈冤情,要替他申訴呢?這又為什麼涉及自己的命運呢?賈彼想了好幾想,找不到答案。

為了要把這最後第二頁上的幾個鋼筆字,弄個水落石出,第二天,他便到法院去。把文件的編號,告訴了管理檔案的人員,找了很久,才找出存放了多年的文件 L14675 。文件放在一個信封裏,抽出來一看,原來是《動物學》作者的親筆信,那字迹與在書上最後第二頁所寫的,完全一模一樣:

「我為這本書,費盡了畢生的精力。但出版後,無人賞識,賣不出一本。因而極度失望,把全部已印出的書銷毀,只留下這唯一的孤本,贈送給福奇康圖書館。為了報答知己———從頭到尾把這本書讀完的第一個人,我把我的遺產共四百萬里拉,全部無條件贈送給他。」

賈彼和法院人員都呆住了,很久很久才清醒過來,明白這是什麼一回事。

那書作者的遺屬不服氣,與賈彼進行了一場整整四年的訴訟。羅馬的最高法院作出最終判決:那遺囑有效,遺屬不得干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