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報軍情

據云:八九民運中,陳希同虛報軍情,鄧小平被騙,才下令鎮壓,發生了「六四」事件。到底事實是否如此,所「虛報」的是怎麼樣的「軍情」,鄧是否真的被騙,十五年來都沒有人說得清楚。

早一段日子,陳假釋後,說要出版一本書,詳述「六四」經過,討回清白,卻被禁止了。傳聞,李鵬也要寫「六四」日記,洗脫自己的責任,也被禁止出版。必須找出歷史的真相來!陳和李寫的,恐怕也未必可靠。只有海內外人士一致要求的,成立獨立、公正、公平、公開的專責調查委員會,進行詳細深入調查,寫出報告,公諸於世,才能大白。

我對所謂「虛報軍情」,不單只是關於「六四」事件的,有這樣的理解。「虛報」不是掌握得錯誤的情况,而是明知是假的不確實的,甚至是羅織揑造出來的,也報上去,帶有欺騙而有利於己的目的,其心可誅!至於在上的決策者,從來都不會只靠單一的渠道,去了解情况,總有多渠道的來自各方面的報告。這些報告,很難完全一致,通常各有差異、重點、分歧,甚至互相矛盾的。怎樣去分辨真偽,去蕪存菁呢?這當然是決策者的嚴峻考驗。最重要的考驗是,他是否偏聽,只相信投其所好的。其實,「虛報軍情」之所以能夠得逞,決策者有其內應的因素,罪責不能完全推在「虛報」者身上。

明文徵明寫的《滿江紅》,剖析岳飛的寃案,指出宋高宗趙構實在是風波獄的主謀。詞全闋的最後一句,說得很好:「笑區區、一檜竟何能,逢其欲。」

最近一年來,香港的政治氣氛驟變,我懷疑:好些人在不斷「虛報軍情」,起了頗大的蠱惑作用,居心叵測。

例如,去年的「七一」大遊行,有人說是外國勢力插手,宗教團體策動,參加者每人可得港幣五百元,等等。真可笑,五十萬人,怎樣去派錢呢?站在街頭派給遊行路過者,也辦不到罷?又有人說,香港有人搞獨立、半獨立的政治實體。其實,「政治實體」到底是什麼東西,也說不清楚,又有什麼人去搞和怎樣搞呢?九月的立法會選舉快要來了,有人大報「滅自己威風,長他人志氣」的「軍情」,製造危機感覺,很明顯是為了容易伸手要錢。……

以「虛報」的「軍情」,去推諉工作的錯失,謀求撐腰「泵水」;這也迎合了,在上者要緊握控制權力、滿腦「陰謀論」的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