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聯會這支隊伍

在哀悼趙紫陽逝世的工作過程中,又一次充分地反映出,支聯會是一隊千錘百煉的精兵。端的是:嚴謹果斷,迅速有效;呼之即來,來則能戰;能攻能守,進退從容;能征慣戰,百戰不殆。我們為此感到自豪。

一月十七日晨九時,新華社的報道證實了趙的逝世。當日下午一時,支聯會召開了常委會緊急會議,討論並議決以下三事:一、對趙的評價和哀悼的主題;二、各項活動的計劃和部署;三、如受到阻撓的對策。會後隨即於二時半,召開記者會,公布各項決議。籌備馬上展開。

十八日下午一時,常委和義工們到中聯辦,致送花圈及給遺屬的慰問信。

十八日晚及十九日晨,於維園南亭搭建和佈置祭壇,掛上趙的遺像和「哀悼紫陽、平反六四」的輓聯;另外,代各成員團體訂購花圈,購備花枝以供來弔唁的市民獻上,印製弔唁冊以供弔唁者簽署,設民主牆發表意見。

十九日正午十二時,常委會和各成員團體代表向祭壇獻上花園,隨即開放給市民弔唁。祭壇一直開放至廿一日下午,在這兩日多的時間,要安排工作人員把守看管,通宵輪值。

廿一日下午,把祭壇移至舉行哀悼會的足球場的一端;在另一端再搭建一主席台,也設有遺像和輓聯。此外,撰寫悼辭、決定大會程序、製作即場播放的錄影帶、節錄各方面對趙的評論和排練朗誦、劃分場區、召集和分配糾察、印製場刊、接受本港和海外傳媒訪問、等等,全部要在大會前完成。

在上述期間,我們還通過間接的渠道,與趙的女兒王雁南接觸,希望她能在大會現場通過電話給香港市民講話,或錄音在現場轉播,或寫文章。她答覆說:不方便。

我們還託在京的朋友,以我、李卓人和何俊仁的署名,向趙府致送花圈。為了避免障礙,沒有寫上支聯會和我們在支聯會的職銜。在大會前,已知悉花圈順利送進了趙府。

參加哀悼大會的人數,達一萬五千人。在現場祭壇側,設有崗位,派發致祭的花枝。無意籌款,只設了錢箱,讓市民領取了花枝後隨意捐款,資助大會的經費。會後點算,得港幣三十萬元,另有包括人民幣在內的各種外幣。

支聯會只有兩名職員,上述繁重緊迫的工作,全賴義工們的參與,順利而又井井有條地完成。這是我所見過的,最優秀的義工們。我們堅持了公義,因而得道多助!

一位市民,交來《悼趙紫陽先生》的輓聯,囑我在本欄刊出:「赤土求糧,收成彼穀無緣日;黃土失子,折斷斯楊有憾時。」

二十多天前,我因在街頭寫揮春受寒,患了感冒,至今未癒。但在籌備哀悼大會期間,除了上述突然而來的工作外,我仍每天堅持游泳和到各社區去為街坊們寫揮春。我所憑藉的,是決心、意志、一股悲憤和義工們的鼓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