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奶強」小奸商

這個諧音的名字,是馬家輝兄給他的,妙不可言!「妙」在哪裏?「流」字,廣東俗語是「假」的意思,比如:「流嘢」是假貨,「流料」是假消息。最近,國內流傳種種有毒食物,蝦米、河粉、粉絲等等,我最深惡痛絕的是假奶粉,因為毒害嬰孩,戕傷終身。「流奶」也就是假奶,類同假奶粉。

在《信報》寫專欄的初期,他常常自稱「小商人」。近年,絕少這樣說了。為什麼呢?是不是已經升級為「中」或「大」呢?不見得,只是變了「奸」而已,還是「小」的,因為沒有什麼能耐。販賣「流奶」,不是「奸」嗎?

一些認識他和我的朋友,勸我不必為這一類人多費筆墨,並以我常引用的魯迅的話來慰解:「明言著輕蔑什麼人,並不是十足的輕蔑。惟沉默是最高的輕蔑。……最高的輕蔑是無言,而且連眼珠也不轉過去。」於是,我便懶得與他作道理的爭論,但一些事實的歪曲,卻不能不指出是「流奶」。

多年前,他在其專欄寫道:「周恩來有一句名言『於無聲處聽驚雷』。」我指出:這是魯迅的詩句,也姓周,卻是周樹人而不是周恩來。他硬著頭皮,死不認錯、不更正。

六月一日,《信報》刊出了他的《臨崖勒馬!》,他寫道:「在八九年的三年前還向許家屯要求加入共產黨的司徒華跟港英鄧蓮如竟有如此異常緊密的聯繫,真令人大開眼界。」「可以通過正常途徑日間聯絡,鄧為何午夜找司徒華?」

許家屯在其回憶錄中說:在八四年末,是他主動邀請我參加中國共產黨的,但遭我拒絕。發表時,曾引起哄動,眾所周知。「流奶強」根據什麼,說我「向許家屯要求加入共產黨的」呢?他把許在回憶錄中所說的顛倒了過來,給我插贓。他為什麼不翻一翻書,查核一下呢?因為蓄意販賣「流奶」,以自己的心態去揑造。

至於「鄧為何午夜找司徒華」,「竟有如此異常密切的聯繫」,他還不敢渲染為兩性的曖昧關係,因為難有人置信。六月七日旺角油麻地的騷動,發生在凌晨零時;集會和遊行,在即日日間便舉行,宣布取消必須在上午六七點鐘之前;所以,鄧也只能在午夜三時半給我電話。上述時間,都說得清清楚楚,他卻問:為什麼不「通過正常途徑日間聯絡」?又是販賣「流奶」和插贓。

「流奶強」,真貼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